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中国茶道何时“申遗”?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8 8:24:47



中考化学冲刺复习点睛【绝版彩色精华】舞蹈&武术运动人体解剖速写空气污染致百万中国人过早死看看天安门没有广场时的样子组图鲜桑叶的药用

《打造卓越经销商初阶课程》如果经济泡沫破裂,企业大量破产,一般小民该怎么办?恐怖的消亡,中国农村学校每天消失63所防治高血压不妨多吃这些食物酒桌前座次位置重读鲁迅精致少女风----每一件衣服都很漂亮中国打黑第一案——血腥之路【超清视频】音乐心情《绝爱》环绕HI·FI专业天碟死活读不下去的十大作品。法国【喜悦】中文字幕特色谚语:自然类·气象女人们的电话“潜规则”艳压群芳----君子兰基础教育重在教会孩子模仿利用通道替换快速给外景图片加上柔和的蓝色调韩国美女 李恩淑2012年中考复习必做100题成语中的重复赘余看懂了其中一句话,就改变了我的一生——做股票不防也要来点逆向思维——东方财富网博客谁是“搁置争议”钓鱼岛的始作俑者...人生感悟锤子手机的保密工作为什么会这么好?经典中医图文讲座第九讲长夏之主气,潮湿气候的“湿”复苏你内心能量的12个问题

遂昌夯实“中国建筑五金产业基地”基础 

下酒又过瘾的——南乳猪手转]几元钱可以治疗脱发白发(三种植物的叶子)王弼老子注复苏你内心能量的12个问题

编者按:前一阶段因媒体确认“韩国端午祭”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成功,引起国人哗然一片:“中国端午节怎么让韩国人抢先‘注册’了”。中国是世界茶文化的源头,然而,“日本茶道”和“韩国茶礼”却影响到全世界,就连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位时曾邀“日本茶道”宗师千玄室作客联合国总部,给联合国各国的官员演讲日本茶道“四规”的和、敬、清、寂思想,以此来推动世界的和谐发展。面对这样一种情形,给我们带来太多太多的思考。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为何被他国抢占先机,成了他们的“遗产”?中国文化要传承、要发扬,须以更积极的姿态走出去。

中国茶道未来走向何方?(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丹珍旺姆)

作为一个热爱并热衷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人,我实在不愿意听到、更不愿意相信如今在这个世界上,朗朗白日之下,竟然会有别的国家把中国传统文化拿到世界上去“注册”。

要命的是,善良的“不愿意”并不能抹去别国拿来主义在联合国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的客观事实。

前一阶段因媒体确认“韩国端午祭”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成功,引起国人哗然一片:“中国端午节怎么让韩国人抢先‘注册’了”。“韩国人不但吃了我们的粽子,还要把中国的节日占为己有。”甚至有人无奈发出了“屈原白白投江”的声音。不过真的让屈原在汨罗江下有知,定然悲叹于“枉送一条生命也”。我认为,这其实是中国文化的悲哀。谁之过?如今,媒体又爆新闻,在韩国端午祭“申遗”成功之后,把中国古乐器“笙”作为韩国“申遗”项目。于是引起中国民乐界强烈不满,并将举办大型“笙”乐会,以泄心中不适。若真韩国把笙“申遗”成功,这将又是中国文化的悲哀。再去追究谁之过?

那么这“笙”为何物?有资料显示:“笙:古老的中国民间乐器,属于簧片乐器族内的吹孔簧,是世界上现存大多数簧片乐器的鼻祖。笙的发音清越、高雅、音乐柔和,具有中国民间色彩,该乐器在中国分布广泛,大致有17簧、21簧和36簧三种规格。多用于合奏以及地方戏曲伴奏。”(《新民晚报》,2007.8.14)。就是这,在中国有着2000多年历史,且发源于中国的“笙”怎么可能成为韩国的“国粹”呢?与“端午祭”一样,实在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关于这“笙”,在《全唐诗》第34卷中杨师道的《咏笙》是这样描写的:“短长插凤翼,洪细摹鸾音。能令楚妃叹,复使荆王吟,切切孤竹管,来应云和琴。”而如今,楚妃荆王也将发出感叹:“笙归何家?”

笙归韩国,原因是韩国吹笙之人的全民化程度和保护程度高于中国。不仅如此,风靡亚洲的电视连续剧《大长今》向观众展示非凡的“韩医”,其“韩医”的源头便是“中医”。但据媒体讲,韩国有人也在运作“申遗”项目。

由此我在想,如果日本、韩国再把中国传承过去的“日本茶道”和“韩国茶礼”作为“申遗”项目又该如何应对?这绝非是危言耸听,只是个时间问题。正是我最担心的,事情往往是你越认为不在乎或不可能的事,人家会把它当宝贝一样慢慢来操作。过去我们始终认为五千年的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并且也以“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话来自我安慰,甚至有人认为我们该有气度,中国文化可“申遗”的项目多着呢……但话要说回来,如果把中国文化都“精深”到别的国家,这岂不正好证明我们的文化唯“博大”而不“精深”吗?而恰恰是“申遗” 的文化项目,体现的正是一个国家文化的“精深”程度。如果日本和韩国真的把有着五千年的中国茶文化搬过去“申遗”,那么我们还有何脸面再言中国茶文化的“博大精深”?有何脸面来面对我们的祖先神农氏呢?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国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引起了世界的瞩目,当世界惊叹中国取得巨大的经济成就时,对中国传统文化却怎么也惊叹不起来。文化学者余秋雨对此现象痛心道:“这个责任不完全在于人家,而在于我们自己。”

反过来看,当我们感叹于日本、韩国在经济领域的成就时,却更感叹于日、韩两国在经济领域以外创造的一个奇迹——就是这样两个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小国家,创造了让大众非常惊讶的文化成果。尤其像“韩流”(看韩剧、哈韩星、吃韩料、开韩车)文化现象是一个非常需要关注的现象。

中国每年从日、韩两国进口不少电视作品,我们不评论这些电视作品的质量高低(就好比不评论中、韩从事“笙”乐的演奏者水平高低,以及中、日、韩之间茶道、茶艺、茶礼的起点高低问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在文化的宣传方面做得非常出色,其结果就是,即使像中国这样的文化大国,也能被日、韩电视剧痴迷到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工作时间;反观中国,有哪部表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电视作品让日、韩两国人痴迷到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和工作时间(世界上大概只有“世界杯”和“奥运会”能享此待遇)。“日流”、“韩流”两国文化可以在中国媒体版面上大放异彩,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只能在媒体的平面上作为插空式“补丁”。

面对这样的一种情形,给我们带来太多太多的思考。中国是世界茶文化的源头,但“日本茶道”和“韩国茶礼”却已影响到全世界,就连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位时曾邀“日本茶道”宗师千玄室作客联合国总部,给联合国各国的官员演讲日本茶道“四规”的和、敬、清、寂思想,以此来推动世界的和谐发展。之后千玄室又作客中央电视台《高端访问》栏目,大谈特谈日本茶道;而“韩国茶礼”在韩国则作为重要保护项目进行推广,不但全民参与性强,而且每年都开展各种“茶礼”仪式,并派大量人来中国祭拜茶祖。

众所周知,中国茶文化是集儒、释、道三教文化精髓于一身的一种文化现象。是基于儒家的治世机缘,倚于佛家的淡泊节操,洋溢道家的浪漫理想,倡导清和、俭约、廉洁、求真、求美的高雅精神。五千年的中国茶文化是和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同步登场,同步亮相。而“日本茶道”的背景是从中国传入过去的禅宗,其核心就是“禅”。最初在唐朝由日本最澄法师和永忠和尚到中国携茶种根植于日本,而后由日本的村田珠光禅师开创了日本茶道,并汲取儒道思想养分,再把中国黄梅五祖山松涛庵的“和、敬、清、寂”茶道宗旨作为日本茶道“四规”精神。

韩国茶礼的形成是因为在公元四世纪末五世纪初,佛教由中国传入朝鲜半岛,后来韩国佛门草衣禅师张意恂把儒家中庸思想引入朝鲜的茶礼中,以“中正”精神形成了“茗禅”,之后又融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清、敬、和、乐”四个字和中国“以茶礼仁”思想,造就了“韩国茶礼”。无任是“日本茶道”中的“和、敬、清、寂”还是“韩国茶礼”中的“清、敬、和、乐”思想,其根源出中国。但有一点不可否认,恰恰是这些思想,却加快了两国国民素质的提高,也推动了两国经济的快速发展。

“日本茶道”、“韩国茶礼”、“中国茶艺”,虽各有指向,根源相一,要皆不出儒、释、道,均源自于中国传统文化。但我们不能忽视一个根本性问题,作为联合国文化组织从各国选择“世界文化遗产”标准,不仅仅在于考量“发源地”,更在于“现存项目的保护程度”。正如上海市文广局调研员刘晓南所言:“韩国之所以能把‘端午祭’成功‘申遗’,就是因为他们对于这个仪式的保护程度远远超过中国——除了吃粽子,我们中国人的端午节还有什么仪式化的、全民化的纪念活动?”(同上)。以此标准,“日本茶道”和“韩国茶礼”作为“申遗”项目无疑是完备的。仅其在世界的知名度不说,而日、韩两国的茶道组织就有上千个。如果按照“申遗”人口比例计算,韩国4600万人口中和中国13亿人口中同样有1000万人参与礼茶、祭茶、茶文化研讨、茶文化保护活动,从影响力角度来看,韩国的影响无疑比中国要大,日本更是如此。

我认为,从目前韩国两次“申遗”情况看,极有了能将“韩国茶礼”作为“申遗”的第三步乃至第四步,而“日本茶道”呢,说不定正在“悄悄地进城,打枪地不要”。

中国茶道在唐代就已确立。唐代诗僧皎然的一句“熟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是中国六千多首茶诗中首开“茶道”先河。同样在唐代,河北人封演在《封氏闻见记》说:“……有常伯熊者,又因鸿渐之论广润色之。于是茶道大行,王公朝士无不饮者。”相对茶道而言,茶和艺的结合同样产生在唐代,陆羽《茶经》中就有“凡艺而不实,植而罕茂。法如种瓜,三岁可采。”宋代陶谷《茗荈录》就有“茶还通神之艺也”和北宋陈师道《茶经·序》中的“茶之为艺”之说。无论是中国茶文化中的灵魂——茶道,还是中国茶文化的重点——茶艺,都是中国茶文化的核心,同时在长时间发展过程中既相互融合又各自形成自己的体系。前者从精神高度浓缩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思想,是通过茶事过程引导人们走向完成品德修养以实现全人类和谐之道,是谓精神准则;后者从中国历代泡好茶的技巧和艺术形式进行完美的展示,也是五十六个民族茶俗的精炼。是从事茶艺过程中所追求、所体现的精神境界和道德风尚,是谓行为准则。在中国现存文化体系中的“茶道”和“茶艺”这两个项目,虽然在学科建设中还存一些问题,但从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标准来说已足足有余。中国北京、上海、广州、大连、河北、重庆、兰州、杭州、福建等每年均有固定形式的国际茶文化活动。而由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主办的有着世界茶文化“奥林匹克”之称国际性活动每两年分别在不同的城市举行。这样的保护程度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中国茶文化在五千年的历史进程中,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就是一个“和”字,而“和”字又是中国茶道、茶艺的最高原则。中国茶人历来主张茶道与茶艺的结合乃是艺中有道,道中有艺,追求物质与精神的高度统一。

“茶道”、“茶艺”、“茶礼”三足鼎立。谁先“申遗”?从中国文化在韩国“申遗”成功的个案来看,中国茶道和茶艺,日本茶道,韩国茶礼等现存项目保护程度以及与之相关活动情况而言,都有资格进行“申遗”。

虽然中国在近十年(主要是民间社会团体)对其文化弘扬和传承方向(保护程度)要棋高一筹。问题是从现在开始,在“申遗”问题上,谁又能为中国茶文化的发展做点实事呢。

眼下,中国“茶道”和“茶艺”这两个各成体系的项目,究竟以哪一项进行“申遗”,或是打破常规两者合一呢?有人认为,“茶道”一词已被日本先用了,当初为示区别不得不才叫“茶艺”,只能用“中国茶艺”作为“申遗” 项目了。但我认为,“茶道”根在中国,虽日本专美于先,但对“申遗”而言,完全不受影响。问题是我们有没有魄力和勇气把本该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茶道”夺回来。这就需要我们茶界有一个共识,在此无须赘言。

中国文化成为韩国“申遗”项目,我们生点“气”,可以理解,也不能说是坏事。不过,光生气是不够,文化强者贵在争“气”和奋斗,一味生气则是弱者的特征。我们要下功夫把生气的“气”换成志气和争气的“气”。受辱而不馁,卧薪尝胆,发愤图强,最终使我们自己的文化包括“茶道”和“茶艺”也“牛”起来。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必须通过科学发展观,大力增加对中国茶道或茶艺遗产的全方位保护工作,类似像别国“注册”中国文化的遗憾局面能从根本上得到改观。


1972年尼克松访华 周恩来与尼克松夫妇会谈1972年尼克松访华 周恩来与尼克松夫妇会谈1972年尼克松访华 为尼克松夫妇演出《红色娘子军》剧照1972年尼克松访华 图为尼克松夫人帕特与中国面点师1972年尼克松访华 图为周恩来与尼克松干杯1972年尼克松访华 为尼克松表演舞蹈的小姑娘 1972年尼克松访华 携夫人同游长城1972年尼克松访华 叶剑英陪同尼克松夫妇参观明十三陵1972年尼克松访

英国伦敦31岁的旅游公司老板李·汤普森在征得巴西旅游局的同意下,爬上高达38米的巴西巨型耶稣雕像并拍摄照片,成为第一位在耶稣雕像顶端自拍的人。汤普森用了大概半小时爬到耶稣雕像顶端,爬行的台阶非常狭窄,一不小心就会受重伤。然而当他爬到顶端探头观望下方城市美景时,对这位伦敦客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接着他便为自己拍摄了一张终极照片。身为一家旅游公司合伙创立人的汤普森称:“雕像上面很热,而且异常安静,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