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性工作者的写照--卖淫女们的身体与权利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5:06:52



寫得真好《致自己》红酒醒酒必须知道的4大问题桂圆核+胡椒,半月治愈狐臭【缤纷美食】皮蛋的做法大全全国百所重点中学名单出炉

家用电器节省电费的最有用的小诀窍中考物理压强和浮力解题方略环球时报:中日开战将使中国洗刷世纪耻辱[舌尖上的中国·彩图版].中央电视台记录频道【上】学词百法-刘公坡完整版美国面试需要注意些什么?电影《秘岸》QQ邮件列表使用不了怎么办?富有的穷人发人省思的故事哲思小语(169)黄瓜鸡丁的做法,黄瓜鸡丁怎么做电视风情艺术片和电视风光艺术片的差别?昨天大批杭州市民和游客排队献血晚上8:30排队献血的队伍还有100多人·都市快报人教版二年级第一学期语文期末测试卷迷人的花海書法1目的和手段有一种思念叫做不联系(转)赵构行书《赐岳飞批剳卷》美国2012爱情喜剧→《橘色罗曼史》移动硬盘变成RAW格式的解决方法少男少女性事尴尬爆笑集(有点色!)---------芒家大公子左旗—中國最具有男性魅力聲音朗誦集锦偏方治打呼噜还您健康Word2003入门动画教程140:键入时自动套用格式

商业银行个人理财业务风险管理指引(全文)恶意欠薪八千元可判刑一直不明白学物流到底有什么作用?Word2003入门动画教程140:键入时自动套用格式

性工作者的写照--卖淫女们的身体与权利

 2012. 7.24. 加尔各答索纳加奇(Sonagachi)红灯区和世界各地的性工作者们在诉求买淫合法化。(ALERTNET/Nita Bhalla)

 

买淫通常被认为没有那个妇女想做,也愿意从事的工作。

 

可是,花一些时间, 走进亚洲最大的一个红灯区, 会看到卖淫的人群中不和偕地夹杂着很多女权主义者,主张性权利的激进分子。事实上是人们通常不会相信这里会有这些人。 知道印度东部索纳加奇地区的人,都会皱起双眉--那里建筑物错综交织:狭窄闹巷摆满茶摊,烟摊,三层的烟花门巷随处都是, 接客室富丽奢华。

 本地孟加拉语中,这里是“堕落女”和“potita”的场所。大量身披亮丽金色纱丽的女人聚集在这儿, 站在昏暗的门廊外(接客)。 门廊有窄窄的楼梯通向(简陋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或许还有电视。她们每月平均挣15,000卢比(约合270美圆),住宿条件往往是脏乱不堪, 随意和那些游荡在小巷,不喜欢工作“找乐子”的男人们滥交。

        最初的感受是这种生活是不得已的一个选择。

         然而这里的一些女人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

        “只是工作而已, 和别的工作没什么差别,” 36岁的Sapna Gayan说道,她是索纳加奇的一名性工作者。临近黄昏, 在妓院,透过微小的镜子一边看着自己的脸,一边用粉扑补妆。

        “过去,我是一个家佣,挣不到什么钱。工作时间长,还要忍受女主人丈夫的调戏骚扰。这份工作好一些,”她告诉我,“没人强迫我, 没人控制我, 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和那一个客人(做)..., 没有拉皮条的, 也没有鸨母逼我做。”

      Sapna从事性工作15年了, 她现在还是杜尔巴行动委员会(DMSC)的一位性权宣讲活动员,该组织会员已达六万五千人。 

 

性奴

      全球大多数国家性工作是违法的--很重要的原因是它本身和人口贩卖相关连, 还因为社会的观念和宗教的信仰都认为性交易是不道德的。

 

      有一种很普遍的观点认为性工作鼓励了人口贩卖。根据联合国毒品犯罪署的数据:某个特定时期有大约240万是人口买卖的受害者, 其中80%是性奴。

      印度见证了成千上万年轻女孩被拐买的事实,其中有很多来自尼泊尔,孟加拉。她们被强迫经年累月地从事有限制的性工作,无法逃脱,无法回家。想逃,一点可能也没有。农村穷人家的女孩子被一些女贩子以许诺女佣工作为由诱骗到城里,最后被锁在肮脏,满是跳蚤的宾馆房间里,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强迫她们和很多男人发生性行为。

 

     反对人口拐卖的组织表示大多数女性不愿做妓女, 认为她们都是受害者,不应该被当作罪犯,受到法律的惩罚。但她们应该接受改造,同时给她们提供其它的工作选择。他们还认为要根除卖淫, 就要惩罚打击嫖客,人口贩子,妓院来坚决杜绝市场需求。

 

     然而还有一些女性(并不这样想)。

    上周在索纳加奇的性工作者自由节,我遇到了Sapna和其她一些性工作者。她们说她们自愿地选择了性工作,还想继续做下去。她们说这种交易决不会停止, 需求一直会有。还说性工作合法化会规范这一行业, 给予那些被拐买到这个行业的人更好地保护。 同时给性工作者带来最绝对自由和权利。她们还说,最重要的是卖淫的合法化可以促使社会把性工作者作为人来尊重,给予同等的尊严。

 

 猪便,烟头烫伤:

       有这样一些强大的女性--母亲带着没有父亲的孩子;女儿们,她们每月送钱帮助父母养家糊口,抚养那些住在农村依赖于她们的更年幼亲人。 

 

     她们和我们一样有着同样强烈的愿望:挣足够的钱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好学校,确保他们有美好的未来,也想存点钱买地,建房,生活有保障。

   

       即使在最自由的西方社会,性工作者们也被刻意回避,排斥,经常被歧视。 不只是因为她们的工作不合法 ,更重要的是因为道德教化代替了(人们的)理性判断。

     

     性工作者有很多故事:她们被父母扔出家门;逮捕后被警察强奸;因客人不戴安全套,拒绝性交被毒打;邻居向她们扔猪便;警察用烟头粗暴地烫她们的腿。孩子因为是妓女所生,被拒绝到学校的某些地方,甚至拒绝给治病。

 

 

    “关于性工作者,人们有一套这样的评判的观念模式: 那就是她们是不道德的,威胁到了家庭为单位的传统的(社会)结构。这纯粹是胡说八道,” 在索纳加奇的杜尔巴行动委员会(DMSC)和性工作者一起工作了20年的Samarajit Jana这样说道,“就象你用手写故事提供服务一样,她们用身体别的器官提供另外一种服务而已。 那是她们的身体,她们的权利。”


日本教授:日历史观停在19世纪 却自称比中韩优越核心提示:宫岛博史表示,日本还没有摆脱19世纪、20世纪的历史观。二战失败后,日本对于侵略韩国和中国的行为作了很多反省,但在有关日本、韩国、中国的历史认识方面,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宫岛博史 资料图)本文摘自:环球网,作者:张阳,原题为:《日教授:日历史观停在19世纪却称比中韩优越》据韩联社3月27日报道,在韩国成均馆大学东亚学术院任职的日本教授宫岛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