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卡罗琳·凯西励志演讲:回顾过去的限制,信仰能带你走多远?|佳人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7 3:54:52



如何看待使用软件抢小米手机的市场?靓丽美模精品旗袍DLLC1234老师布置的作业用Word2010更加方便地修剪图片暑假专题——相似形

中草药治病验方集(四)京东刘强东:革命者的真正底牌非处方漫画:人生的五位老师Windows7程序运行轻松掌控涓浗鍙や唬鏈€娣崱濂充汉鍋锋儏锛氣€滄壒鍙戔€濆竻鍝ヨ疆娴佹妸娆?怎样做到吐气如兰?视频教育导航小学奥数【华罗庚版】(全50集)早读英语精华本基础篇(听力MP3+文本)为什么几乎所有的页游都没有设置记住密码的操作,是因为玩家不愿意在桌面种植页游图标还是因为其他原因呢?刘瑜:在恐惧与热爱之间陌路遥望,回忆未央如何判断一个民族或是国家的人民的思想是处于一种解放的状态呢?精选实用偏方连载(六)*超级搞笑图片太逗了(开心一刻)女性身份作为一个自变量该怎么下操作定义?求点子花未语人未央烟火流年你会熬粥嘛,百年粥店的秘密都在这啦!flash特效【花草、虫鸟】梦中女孩[高清大图]选择正确的读加偏旁组字再组词一张图读懂--稀土金属的有关知识网络精品好歌联唱44首活泼跳跃的儿童房设计经典情歌精选50首应届毕业生如何办理自考毕业?

陈安之大师视频讲座《领导法则》法国译制片《小泳者》1968高清版十种方法给人留下积极印象应届毕业生如何办理自考毕业?

励志演讲:信仰能带你走多远?令人感动到热邪沸腾!卡罗琳·凯西(Caroline Casey),从出生时就是法律上的盲人,但她的父母一直告诉她,她是能看见的,直到17岁她才从医生口中得到真相,但她没有屈服,继续与命运抗争,接下来的11年里,身边的同事都没人发现她看不见。在她28岁时,眼睛彻底罢工,她遵循心中的渴望,从一名全球管理顾问变成大象驾驭者,并跋涉1000公里穿越印度。相信自己,做绝对真实的自己,你才是自由的。

卡罗琳·凯西励志演讲摘录:

当你并不完美时尝试做到完美,或做一个不是自己的人,这是多么的让人筋疲力尽啊?

为什么你这么努力的抗争,而不是做你自己?

有了我可以相信的事,没有人可以告诉我不。

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定,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从全球咨询顾问到驾驭大象横穿印度,只用了9个月。

我们中有多少人在装扮成一个不是我们的人么?你知道吗,当你真的相信自己,相信你所有的一切时,所发生的一切将非同凡响。

做绝对真实的自己,才是自由的。

我不再需要眼睛来看,我仅需要愿景和信仰。

我们中的每一个人,男人、女人、同性恋、异性恋、残障的、完美的、正常的,不论是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必须是最好的自己。我不再希望任何人是隐形的,我们都要参与其中,停止给自己贴标签、设限制。抛开标签,因为我们不是果酱罐!

卡罗琳·凯西励志演讲全文:

各位中有人能回忆起在17岁时想做什么样的人么? 知道我的想法么? 我想成为一个摩托飞车女。(笑声)我想赛车,我想成为一个女牛仔,我想成为“森林王子”里的莫格利。因为我说的这些都与处于自由状态相关——风在你的头发中穿越——只要自由。在我17岁生日时,我父母,他们知道我有多爱速度,送给我一个驾校课程作为我17岁生日礼物。并不是说我们能负担得起我开车,只是给我一个驾驶的梦想。

在我17岁生日时,我陪同我天真无邪的妹妹, 正如我在一生中一直拥有的——我那有视觉障碍的妹妹——去看眼科医生。因为姐姐总是应该支持她们的妹妹。我的小妹妹想成为一名飞行员——上帝保佑她。我过去曾检查眼睛只是为了好玩。在我17岁生日时,在我做完冒充的眼科检查之后,眼科医生注意到那天是我生日。他说道,“你打算怎么庆祝生日?”我已经收到了那份驾校课程礼物,于是我说道,“我打算去学开车。”接着是一片寂静——当你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时,这是一种可怕的寂静。他转向我的母亲,说道,“你还没告诉她?”在我17岁生日,正如詹尼斯·伊恩最可能会说的,在17岁我发现了真相:我自从出生以来,就是法律上的盲人。

要知道,我究竟是怎么长到17岁的而且还不知道这件事? 如果有任何人说乡村音乐影响力不强大,让我告诉你们这个:我爱上乡村音乐是因为我父亲热爱约翰尼·卡什和那首“一个名叫苏的男孩”。我是三孩子中年纪最大的,我生于1971年。在我出生后不久,我父母发现我患有眼白化病。各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们其中最重要的部分?我看不见这个钟,看不见时间,神圣的上帝啊!我也许能再多争取些时间。但更重要的是,我告诉各位——我将很快提到这些,别紧张。嘿,看到这只手了么?在这手后面是一片模糊的世界。屋子内的每个男人,即使是你,史蒂夫,都是乔治·克鲁尼。(笑声) 每一位女性,都非常美丽。当我想看看美丽时,我站在镜子前三英尺,我一辈子都无法眯着眼从昏暗的灯光下看见我脸部的轮廓。

真正奇怪的是在三岁半时,就在我要去上学之前,我父母做出了一个奇异的、不寻常的、难以置信地勇敢的决定。不去特种学校。不被贴上标签。不受限制。我的能力和我的潜力。他们决定告诉我我能看见。就像约翰尼·卡什的苏,一个有着女孩名字的男孩,我将长大并从经历中学习如何坚强如何生存,当他们不能再保护我,或是带走一切时。但更重要的是,他们给予了我信任的能力,完全信任自己能够做到。因此,当我听到眼科医生告诉我所有的事情时,一个巨大的“不”,所有人都认为我被击垮了。别误会我,因为我第一次听到这些时——除了我觉得他疯了以外——感觉我胸口受到重击——只发出“啊”。但很快我就恢复了。就这样。我首先想到的是我妈妈在为我哭泣。我向上帝发誓,我走出医生的办公室, “我要开车。我要开车。你疯了。我要开车,我知道我能。”

带着我父亲从我还是孩子时就注入给我的同样顽强的决心——他教我如何航海,尽管他知道我无法辨别方向,无法看到海岸,无法看到帆,无法看到目的地。但他告诉我要相信和感觉吹拂过我脸庞的风。吹拂过我脸庞的风让我相信他疯了并且我能驾驶。在随后的11年间,我发誓没人曾发觉我看不见,因为我不想成为一名失败者,我不想成为弱者。我相信我能做到。我只是在做凯西能做到的。我曾是名考古学家,接着我打碎了东西。接着我管理一家餐馆,我又摔碎了东西。接着成了一名女按摩师。接着我成了一名庭园美化师。接着我去了商学院上学。残障人士接受了很多教育。接着我加入了埃森哲并有了一份全球性的咨询工作。他们并不知道我的眼睛有问题。信仰能带你走这么远,真是太非凡了。

在1999年,获得这一工作两年半之后,事情发生了——精彩的事,我的双眼决定不干了。暂时性的,非常出乎意料,它们罢工了。我处于世界上最具竞争性的环境之中,在这种环境中,需要努力工作、不择手段、必须做到最好、必须做到最好。过了两年,我确实只能看见一点点。我发现自己来到一位人力资源经理的面前,这是1999年,说一些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说的话。我28岁了。我在我能做什么和我不能做什么之间制作了一个面具。我只是说, “我很抱歉。我看不见,我需要帮助。”寻求帮助可能会难以置信地困难。大家都能理解,并不需要身患某项残疾就能了解到。我们都知道承认软弱和失败有多么困难。这令人恐惧,不是么?但所有的信仰让我坚持了很久。

我能告诉各位,当你生活在一个视觉世界时,你却对此看不见,这有点困难——确实是这样。我可以告诉各位,去机场会是场灾难。哦,看在上帝的份上。拜托,在场的每一位设计师。设计师们,请伸出你们的手,即使这样我也看不到你们。我总是误入男士盥洗室。我的嗅觉没任何问题。但我只是想告诉你们,那个标明了男士盥洗室或女士盥洗室的小标志是一个三角形。你们有没有试过眼前有一层凡士林的情况下看看这些标志?真是太小了,不是么?各位知道,当你并不完美时尝试做到完美,或做一个不是自己的人,这是多么的让人筋疲力尽啊?

因此在我给人力资源经理承认我看不见之后,他们送我去看眼科医生。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人将会改变我的一生。但在我见他之前,我非常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我到底是谁。而那名眼科医生,他没有对我的眼睛做检查。上帝啊,没有,那是治疗。他问了我几个问题,问题大多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这么努力地抗争而不是做你自己?你喜欢你所做的么,卡洛琳?”各位知道,当进入一家全球性的咨询公司时,他们会在你脑子里放一块芯片,并且你喜欢这样,“我爱埃森哲。我爱埃森哲。我爱我的工作。我爱埃森哲。我爱埃森哲。我爱我的工作。我爱埃森哲。”离开就是失败。他问道,“你爱它么?”我太激动了,根本无法开口。我太激动了——我怎么跟他说呢?接着他对我说,“你小时候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听我说,我还不打算告诉他,“嗯,我想开车和骑摩托。”很难描述那一时刻的情形。他会认为我有够疯狂。我离开他的办公室时,他叫住我说到,“我想是时候了。我想是时候停止内心的抗争并做点不同的事情了。”那扇门关上了。医生的办公室外一片寂静,正如我们很多人都知道的那样。我胸口觉得疼痛。我不知道要去哪儿。完全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我回到家,胸口疼的非常厉害,我想到,“我要出去跑跑步。”这不是什么非常明智的做法。我非常熟悉跑步。非常熟悉,通过我的手背熟悉的。我总是跑的非常好。我数着步数、街灯柱和其他一些有视觉障碍的人容易碰到的东西。那儿有块我总是会避过的石头。我从未摔倒在它上面,从来没有。我边哭边跑猛的撞到那块石头上。砰的一下,摔倒在这块石头上,那是2000年的三月中——一个周三,典型的爱尔兰天气——世界灰暗,涕泪横流——可笑地自怨自艾。

我差点晕过去,我被击倒了,我很生气。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坐在那儿好一会儿,“我怎么才能离开这块石头回家?我要成为谁?我要成为什么?”我想到了我爸爸,我想,“上帝啊,我现在不是苏了。”我就在那儿想啊想啊,发生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我不明白?最特别的地方是,我没有答案,我失去了自己的信仰。看看我的信仰把我带到了哪儿。现在我失去了它。现在我真的看不见了。我倒下了。然后我想到了眼科医生问我的问题,“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小时候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喜欢你所做的么?做点不同的事情吧。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做点不同的事情吧。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非常非常慢地, 事情发生了,以这种方式发生了。它出现的时候就像在我脑袋里爆炸冲进我心里,不同的事情,“嗯,“森林王子”里的莫格利怎么样?不会有比这更不同的了。”这一刻,我说这一刻是指我想通的那一刻,我向上帝发誓,我松了口气!有了我可以相信的事。没人能告诉我不。是的,你可以说我成为不了一名考古学家,但你不能告诉我,我不能成为莫格利,你猜是因为什么?之前从来没人这么做过,所以我打算去做。无论我是男是女,我就是要去试试。

我离开了那块石头,哦,上帝,我跑回了家。我奋力跑回家,没有摔倒,没有撞到什么东西。我跑上楼梯,那儿总是放着本我喜欢的书,马克·山德所著的“骑大象走印度”(繁体中文译名)——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这本书。我抓起这本书,坐到沙发上,接着想“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知道怎么能成为莫格利。我要坐在大象的背上穿越印度,我要成为一名大象驾驭者。”我不知道怎么才能成为一名大象驾驭者。从全球管理顾问到大象驾驭者,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不知道怎么去雇一头大象,怎么去得到一头大象,我不会说北印度语,我从未去过印度——毫无头绪。但我知道我行。因为,当在正确的地方正确的时间做出决定时,上帝,一切都会水到渠成的。

在那块石头上痛哭的九个月后,我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约会,对方是一头七英尺半高的大象,名叫完治。我们将一起跋涉一千公里穿越印度。(掌声)其中最棒的事情是,不是我之前从未做到过,而是——哦,上帝,我做到了。但各位知道,我所相信的是错误的。因为我不是相信自己——真实的自己,我的每一部分——我们所有人的每一部分。各位知道我们中有多少人在装扮成一个不是我们的人么?你知道吗,当你真的相信自己,相信你所有的一切时,所发生的一切将非同凡响。

你知道吗,那一千公里的旅程中,筹到的钱足够做六千次白内障眼科手术,六千人将能因此复明。当我离开那头大象时,各位知道最神奇的是什么么?我辞去了在埃森哲的工作,我离开了,我成为了一名社会企业家,我与马克·山德一起建立了一个名为大象之家的组织,致力于亚洲象的保护。我成立了名为完治的组织,因为我的组织总是以我的大象命名,因为残障就像是在房子里的大象。我希望让你们以积极的方式看待它——不带施舍,不带怜悯。但我想只以并真正的以商业和媒体领导力,用一种令人激动的可行的方式来完全重建残障。这非同凡响,这就是我想做的。我从未再想过别的,没想过看不见,或者任何这类事情。这看起来是可行的。

要知道,最古怪的是,当我在来这儿参加TED的路上时,说实话,我有点吓呆了。我要演讲,有那么棒的听众,我在这儿做什么?但我来这儿的路上,你们会很高兴的知道,我用了我的白色手杖,因为在机场它能帮我免于排队,因我无法看见而开心自豪地来到这里。还有件事儿,一名我真正的好朋友,在中途他短信我,他知道我感到害怕。尽管我表现的很自信,但我很害怕。他说,“做你自己。”因此我到这儿来了。这就是我,全部的我。(掌声)

我学习到,你知道吗,汽车、摩托和大象,都不是自由的。做绝对真实的自己,才是自由的。我不在需要眼睛来看——绝不,我仅需要愿景和信仰。如果你真正地相信——我是说发自内心地相信——你就能促使变化发生。我们需要让它发生,因为我们中的每个人——女人,男人,同性恋,异性恋,残障的,完美的,正常的,不论是什么——我们中每个人必须是最好的自己。我不再希望任何人是隐形的,我们都要参与其中,停止给自己贴标签,设限制。抛开标签,因为我们不是果酱罐,我们是非凡的、与众不同的、精彩的人。


英国伦敦31岁的旅游公司老板李·汤普森在征得巴西旅游局的同意下,爬上高达38米的巴西巨型耶稣雕像并拍摄照片,成为第一位在耶稣雕像顶端自拍的人。汤普森用了大概半小时爬到耶稣雕像顶端,爬行的台阶非常狭窄,一不小心就会受重伤。然而当他爬到顶端探头观望下方城市美景时,对这位伦敦客来说,一切都是值得的。  接着他便为自己拍摄了一张终极照片。身为一家旅游公司合伙创立人的汤普森称:“雕像上面很热,而且异常安静,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