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消灭现金,钱包里的革命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3:42:59



九个影响你人生的心理效应【四大女伶】孙露+陈瑞+侃侃+雷婷CD1(推荐珍藏)微型课展示教学设计煮鸡蛋也能秀出你的小创意充满期待的句子

(原创)非处女大学生当街跪求男友原谅之孰是孰非美味腐乳的几种自制方法【美食飘香】跟着太阳养生尹卓少将罕见表态:不要低估美国对中国动武的决心QQ聊天表情圖片大全教你学习奇门遁甲预测做农业如何定位最美的風景,一直在路上女人花(一组清纯美女等你来欣赏)狗语者-第1集銆愯浆杞姐€戝阀濡欒叮鍛冲鑱斾腑鐨勪功鍚嶇被中医内科方剂索引十一画 优雅是男人的底蕴《中国戏曲名家唱段精选》[搞笑图文]我哥们儿昨天去捐精了,今天还没回来中国文化的趣味问题(8)[音乐歌曲]世界名曲(300首)怎样成为一个早起的人,给自己的生活赢得更多时间。《中国好声音(新人版)》曲选(15首)为什么会有「我」的存在?戏说“月饼”之由来【鼠绘动画】古筝:梦江南涓轰粈涔堜笉鑳藉悆瀹冧滑瀛︿細璞佽揪在不肯谢幕的年华,让爱情开出地老天荒的花

张爱玲与胡兰成:爱是不问值不值得马英九祭母文璇﹁В鍙互浠d唬鐩镐紶鐨勫洓宸濇场鑿?在不肯谢幕的年华,让爱情开出地老天荒的花

消灭现金,钱包里的革命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刘志毅 罗琼 黄金萍 发自:广州 上海 杭州 2014-03-06 11:20:15

腾讯和阿里巴巴之间的产品竞争。 (何籽/图)

腾讯和阿里巴巴为什么比赛掏钱请大家坐出租车?他们正在发动一场钱包里的革命,消灭现金,让你习惯用微信或者支付宝去支付、消费、理财,同时留下大量的数据。

在这场革命中,这些数据将成为重中之重。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商户在开放透明的平台上共享数据和信息时,传统商业世界的法则将被彻底改变。

包括消费者和商户在内的两个庞大群体的使用习惯,以及支付的安全性问题,决定了这场革命能否成功。

腾讯和阿里巴巴都疯了吗?他们正在比赛着掏钱请你坐出租车。

过去几个月中,出租车行业突然成为一个最惨烈的战场。中国最大的两家移动支付公司——腾讯和阿里巴巴,在这个战场撒下了30亿重金。

2014年1月10日起,手机打车软件公司嘀嘀打车给通过微信完成叫车订单的司机、乘客各奖励10元,同时推出1万单免单的活动。同日,其竞争对手快的打车为使用支付宝付车费的订单每单奖励司机15元,奖励乘客10元。

嘀嘀打车与快的打车这两家公司,分别由腾讯和阿里巴巴投资入股,微信和支付宝也分属腾讯和阿里巴巴旗下。

据快的公司一位内部高管透露,在阿里入股前,他们这帮从硅谷回来的创业团队只想参照美国打车软件UBER,静悄悄地做个小而美的打车工具,解决打车难问题。但阿里的入股,特别是“撒钱大战”开始之后,节奏全都变了。

阿里无线事业部的陆俊负责快的项目运筹,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撒钱”并非阿里的初衷,在内部,这原本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小项目,却未料想,形势如此迅猛。此时,嘀嘀宣布在微信上线,将叫车、支付整合到一起,并给出诱人的奖励额度。

重武器直接摆了上来。陆俊说,“(嘀嘀)他们真的很快,我们是被动的,被动地搞成在我们所涉足的行业中动静最大的了。”

2月10日,嘀嘀打车将补贴从每单10元降至5元,这一度被认为是烧钱大战的尾声。但就在一周后,快的在2月17日宣布“永远比对手多1块”的策略,理论上可以将这场战争拖入无限循环中。情况一度发展到嘀嘀打车每单随机奖12元至20元,快的打车则每单13元,补贴范围也都不同程度地扩大了。

他们真的都疯了吗?这背后究竟是怎样的逻辑和算盘?

撒钱的野心

在“消灭现金”的交易过程中,通过移动端消费得到的消费者数据还将发挥更大的功用。

在打车软件推广上一掷千金,对于阿里和腾讯而言,都是在新的支付方式下对新客户的争夺。

数据显示,两巨头在这场城市出行入口争夺之战中短兵相接,结果就是快的和嘀嘀用户使用量的增长一日千里。

快的的上述高管透露,仅仅在一年前,快的的日均订单量只有1000单上下。但截止到3月4日,快的的全国日均订单量达到600万,其中使用支付宝钱包付车费的日订单数突破150万。而在1月10日至2月9日期间,嘀嘀打车日均订单也颇为可观,为183万单,日均微信支付订单数为70万单。

“有人去菜场买个菜也开始打车了,”出租车司机黄金涛感叹道,“真是撒钱,来回奖励的钱比花的还多啊。”

据估算,嘀嘀、快的两家公司可能一共投入了近30亿元用于补贴、推广,这一烧钱的力度前所未有。但一名IT公司市场推广人士认为,这一行为背后并没有超出常规的商业逻辑,甚至有着不低的性价比。

他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互联网公司买流量的一般花费:在移动端获取一个App下载的用户需要花费8毛到2块钱的成本,获取一个App激活且经常使用的用户最便宜的需要8块到15块的成本,质量好的更贵,甚至达到30-60块。这样算起来,打车软件们“黏住”的客户都是优质客户,并没有让它们花太多的冤枉钱。

“这样的方式比起买流量来,更经济,获取数据的质量也更高。”上述分析人士说。

更重要的是,这场有战略意义的战役,背后的逻辑是O2O争夺的全面铺开,从O(Offline,线下)打到另一个O(Online,线上)。

2014年2月28日,马云在阿里发出内部信,称要走向激活生产力为目的的数据时代,“全面从云打到端”,重兵布局云(云计算和大数据),以无线客户端带动云,云丰富端。云端(Cloud +App)将是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关键。

最后,马云用了一个牌类术语——“阿里巴巴ALLIN移动电商”,意即要将自己的筹码全部押上。

在赌桌的另一端,腾讯安然在座。近半年,腾讯几乎抢走了国内所有互联网企业的风头。年初的微信红包一役,微信一举拿下数百万绑定银行卡的用户,马云也只能感慨“珍珠港被偷袭了”。腾讯拥有微信支付、微生活,又先后入股嘀嘀打车、华南城、大众点评等公司,形成了完整的营销生态闭环。有媒体报道,微信正在研发面向线下商家的POS系统,为O2O大战做好最后准备。

2014年,可谓“O2O元年”。腾讯、阿里两大互联网巨头开始争抢线下交易前台。

在上海的地铁里,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甚至同时出现在一台零售机上,“混搭”的支付标志和流程示意图占据了零售机的机身。前来光顾的乘客,掏出了手机,却一时不知该点开哪个应用。

自从将双十一、双十二统统变成“疯狂购物节”之后,阿里已经成为全国最会“生产节日”的互联网公司。新一年的三八国际妇女节,在阿里的日历上将成为“生活节”。3.8元看电影、3.8折吃饭,届时,日期数字变成难得一见的优惠交易价格,在无数的手机屏幕被点亮,再通过手机进行支付,进而渗入每个人的生活。

“淘宝生活节”上线第一天的数据显示,互动量和参与数已经堪比天猫双十一,“可见有多么疯狂。”手机淘宝市场负责人魄天在媒体沟通会上说。

2月27日,支付宝总部16层。一出电梯口,就能看到30块屏幕组成的近15米的大屏幕,上面滚动着每个省份的网络交易实时数据:第一项数据,就是手机支付的用户数。

支付宝要“消灭现金”的梦想似乎近在咫尺——从出门坐车、进餐馆吃饭到超市零售、酒店客房,以及最终的支付,所有的环节都通过移动端完成,所有的公关、市场,甚至是线下拓展人员在接触媒体时也往往都要习惯性地带上一句“我现在出门基本不带现金啦”。

但是这个梦想恐怕很难被独占。与支付宝一样,拥有微信的腾讯也有着相似的梦想。

就在“消灭现金”的交易过程中,通过移动端消费得到的消费者数据还将发挥更大的功用。

银泰百货就在用户数据上发现了新大陆。他们发现,银泰上百万的会员,与淘宝会员匹配在一起,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重叠的,通过数据挖掘,一大群人的消费喜好和行为模式唾手可得。互联网和实体门店原本被认为“你死我活”的关系在经营者心中完全被颠覆,包括餐饮、零售、娱乐在内的多个行业,商品库得以全部打通,更精细化的客户服务似乎也成为可能。

比如,当消费者走到某家百货商场,一旦踏入由wifi布设的范畴里,商场就知道他是谁,就能够给他推荐精选的产品。如果他去试衣服,试了十件,买了两件,另外八件由于种种原因没买,没关系,收藏起来,最后定向给他一些折扣,促成销售。“大数据的应用有太多太多的方法和场景,有太多太多想象的空间。”阿里O2O事业部逸方说。

O2O元年,蓝图才刚刚展开。

从争抢入口开始

无论线上线下,账户是提供服务的入口。

蓝图的开端也是从一场突袭开始的,依然由腾讯发起。

2014年开年之初,阿里的地盘就感受到了强震:微信上都在飘动着的“微信红包”,突袭了阿里的新年。

腾讯公关部门提供给南方周末记者的数据是:从除夕到初八,超800万用户参与了抢红包活动,超过4000万个红包被领取,平均每人抢了4-5个红包。而抢到的红包现金需要在微信上绑定银行卡后才能提取,腾讯等于由此获得了上百万张绑定了银行卡的账户。某种意义上,“最大的微信红包”被马化腾抢走了:腾讯几乎是在一夜之间,以极低的成本,就干了阿里好几年才干完的活。

大年初三,阿里的高层们坐不住了,他们纷纷回到了办公室。

“微信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阿里集团副总裁胡晓明评价道,这天,他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大家有反思,有讨论,焦点在于为什么这样的产品出自腾讯。

事实上,如此火爆局面也出乎微信运营方的意料。“当时目标拉动一百万用户就已经是奢望了,没想到最终效果会这么好。”财付通内部人士表示,在大家都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红包已经被抢得热火朝天,腾讯的服务器不断扩容,财付通负责微信支付的副总经理也同时被升为了微信的副总经理。

在另一端,支付宝总裁樊治铭就偏不去抢红包。看到微信号称“一夜之间干了支付宝八年的事”,他本来还有点彷徨,但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他说,“一夜之间超过我们,没那么简单。这么多天下来他们才400万”。

樊治铭所指支付宝的8年,道破了支付宝账户和微信账户的根本差异,在他眼中,所有的优质账户是基于实名身份识别的活跃服务账户,也就是说,账户=身份识别+服务附加,而无论在线上线下,账户是提供服务的入口。

由此而言,QQ、微信、电子邮件等皆不构成账户,需要绑定身份,绑定附加服务之后,这样的账户才能产生价值。

在另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腾讯的账户数还有水分,因为微信支付不是实名制的,它可以绑定别人的卡,这是一个缺陷。

事实上,仅仅几百万的绑卡用户数,微信自己也没有足够的自信。内部人员称,看到的数据没有那么乐观,微信支付仍然处在积累用户阶段。但他也像樊治铭一样转折,补充说,如果微信能够充分利用自身使用的便利性,切合用户的使用习惯,比起支付宝单独的钱包,或许还是有很大优势的。

微信用户对商业信息的识别,更多则是基于熟人之间的推荐,依靠打动用户去自行向外传播,再获得新的流量。微信不对O2O的线上线下互动方式做规范和引导,即不推行会员、优惠券、活动等频道,去刺激用户进行互动。

相较之下,微信在手机端的打开频率上超过支付宝,其互联网社交起家的基础决定了碎片化的使用习惯。但微信在商户基础上的不足,使得其至少需要大半年时间来购买入口。入股大众点评,入主京东,都是为在微信支付找产品。

这大半年的时间,被业内人士称为微信可能赶超支付宝的“时间窗口”。

不过,无论赛跑过程中名次孰先孰后,腾讯和阿里显然更看重未来商业业态中,交易方式的改变和培育。

“上海的出租车是这样的,要付钱时,他们问你,现金还是交通卡。很快你会发现他会问你,现金、交通卡,还是支付宝。”阿里无线事业部的陆俊说道,“如果能抢先意识到这种改变的趋势并抢先占有平台,收益是不言而喻的。”

支付宝甚至为中小商户设计了商户App,用于交易,不用系统商的改造,只要有手机,就能玩O2O。魄天举例道,“那天我们拍到一个卖虾和卖水果的,都在用支付宝的App,弄了那么大一个二维码,扫我这一堆,两块钱。”

在阿里的构想中,就像十年前一样,这是商户“第二次入驻淘宝平台”的构想。

正如阿里集团首席战略官曾鸣给出的定义:“互联网的未来,是任何人、任何物、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永远在线,随时互动。”

这个广袤战场上的两个对手,没有相同的路径,却望着相同的方向,如今这个起点就在脚下。

“泡妞的关键在于妞”

对这些移动支付公司来说,商户像消费者一样重要。这两个庞大群体,一起构成了支付宝们眼里的“姑娘”。

虽然在同一起跑线上,但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比肌肉、抢用户的凶猛态势后,反思已经出现。

在阿里内网爆红的一个帖子中,一名产品经理写道,眼睛要盯着姑娘,而不是情敌。“泡妞的关键在于妞。”如果仅仅跟随竞争对手,而忽视了产品的用户体验和用户的根本需求,这种战略可能是短视的。这个帖子引来无数员工竞相点赞,99%的跟帖表示支持这一观点。

在快的的功能列表中,每天都有十几个功能被优化。项目组每天在微信、微博里翻找客户感受,然后逐一改进。

为了降低司机使用手机带来的行驶风险,他们甚至考虑未来将软件预装在汽车的操作屏上;而信用卡打车,也成为新近实现的一个功能。

这一切的背后是疯狂的投入,马云在支付宝成立了专门负责O2O线下推广的新事业部,并会在今年大肆招兵买马。“公司对此非常支持,基本上你提多少钱,就给你再多一点,你要这么点人,再加200人。公司非常支持。”一位内部员工透露。

无线事业部的陆俊正是其中的一员,他们经常会因为一个支付场景讨论到凌晨两三点。就在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那个会议室,玻璃板还留着前一晚讨论的痕迹,药店的支付流程图。陆俊说,所有的行业,衣食住行都会被拿来讨论,而每次讨论都要写满几块玻璃板。

有没有相应场景的产品聚合数据并提供数据增值服务,从而使用户获得最佳体验,也决定了大数据能否发挥相应价值。对这些移动支付公司来说,这就让商户变得像消费者一样重要,这两个庞大群体,一起构成了他们眼里的“姑娘”。

在美宜佳广州4651号门店的结账台上,从去年年底就贴上了一张长条的支付宝支付流程简图。尽管这个普通的社区门口,一天也就是两三个人使用,店家也只把这当成公司的一项“便民服务”,更没有什么推广分成可以拿——只是对用户有好处:支付宝是送用户红包的。橙灰的标识不算特别醒目,但这代表着支付宝已经在这里插上了自己的小旗。

美宜佳超市市场总监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美宜佳5600家便利店中有80%安装了银联POS收款机。但是,作为连锁超市,特点是经常面对单价低的小额支付,刷卡的过程就显得过于冗长:一个商品扫描入机到现金付款找零在30秒内,而刷卡输密码签名再核对签名整个过程要超过1分钟。

针对这个痛点,银联也曾推出“闪付”——一种非接触式IC芯片卡支付方式,类似于在食堂刷饭卡,不用输密码,挥卡即可消费。但是芯片卡的持卡人实在太少,而且还需要到银行网点进行充值。

支付宝在这些场景下则几乎完胜传统对手。省去了找零的麻烦、假币的风险,还能起码省下一半第三方费用。

绕开银联,各家商户都尝到了移动支付的成本甜头。

铂涛会员事业部微信项目负责人蔡灿生说,“没这么大的比例我们也没兴趣。”其所在的7天酒店,每天通过微信订房占到4%,支付的订单数占到4%-6%。7天连锁酒店的电话客服即使有时在“线路忙”的状态,也不忘在最后念一遍自己的微信号,网页上的7仔机器人也“不够受欢迎”,35个人三班倒的微信客服,成了真正的客服主力。用户被推到微信上去和商家交流,也被认为有利于移动支付习惯的养成。

由于互联网和移动端的渠道成本远低于传统渠道,7天酒店甚至被媒体分析要“反攻OTA(Online Travel Agency,指携程、艺龙等在线旅游服务公司)”。

在O2O元年,线下的商户们纷纷搭上车,享受着新平台带来的便捷、低成本,乃至大数据,经历着一场“互联网化”的革命。

客户的需求与商户的需求都成为线上巨头们着力的重点。财付通公关部门相关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在线下商户的接入中,会遇到不同的问题,比如说结算系统改造、扫码设备更新等硬件改造,以及服务人员的培训和用户教育等,这些成本都需要协商承担,拓展商户的竞争也异常激烈。

不过对于商户,更吸引人的,当然还是费率与收益。由于使用条码扫描支付,超市的结账口并不需要增加硬件,软件的改动也很简单,“我们从开始对接到完成,就两周时间。”美宜佳方面表示,目前支付宝支付处在推广期“跑马圈地”,第三方费率为0,“不赚白不赚”。而几乎所有的受访商户判断都是,即便未来收取费率,也不可能高过银联。

“请全国人民吃喝玩乐”

安全性高低,决定了手机支付能走多远。

对角逐者们来说,虽然市场很广阔,但眼下却也并不轻松,因为用户习惯的培育是一件费钱费力费时间的事情。

据一位财付通内部人士透露,往往是财付通前脚拜访完一家客户后,支付宝闻风而至,紧跟着也前去商洽,开出各种条件以求排他性合作。

7天连锁酒店就在同时进行着与微信和支付宝的合作谈判。“我们商家最怕一家平台独大。”蔡灿生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仅靠促销活动,也是难以持续的。

众商家将关键着力点都放在手机支付这种行为习惯的培养上,而习惯的培养又是最需要时间和成本的。

“他们(嘀嘀和快的)先花钱培育市场和行为习惯嘛,等到习惯形成了,所有的线下商户都会有受益,我们乐见其成。”蔡灿生笑着说。7天酒店给通过微信渠道支付的客户赠送一个洗漱包,这个短期的优惠即将结束,用户的习惯培养道路仍然漫长。行业内,一个被用来参照的标准是,银行培养客户使用银行卡的习惯,培养了十年。

培养的代价不菲,在“3·8生活节”的策划中,阿里和商户都要掏出真金白银。“双方一起合作,给消费者的感受是包场了。小南国张总都哭死了,但是人家看长远。”在谈到互联网平台与线下商户的合作模式时,支付宝称要与商户一起,“请全国人民吃喝玩乐”。

事实上,阿里并不准备把“3·8生活节”看成完全是与“双十一”、“双十二”一样的促销活动,而是一次传统产业的升级。“生活节”的目标就是要在各个熟悉的生活场景中,渗透进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打折、让利则只是一种常规的吸引手段。“里面很多利益的再分配,角色分工的改造,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阿里O2O事业部逸方介绍。

想要走得更远,对于场景安全性的控制,则是另一个不言而喻的基石。

支付宝国内风险管理部韩俊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都从通过银行被骗变成通过支付宝被骗了。”扮演“灭火队员”角色的韩俊,晚上手机不会关机,突然的震动都会惊醒。

每天他要接到3-4件通过支付宝被骗的案子。而前一段,关于手机丢了支付宝是否还安全也陷入争论。

二维码也开始成为潜在危险地——因为可能被随意张贴,恶意的二维码不经过验证,拍了之后就会“中招”。

“如果的确是有风险的产品,我们一票否决。要求不能上线,要把这个漏洞给补掉。”韩俊说。所有的余额宝账户金额都是在保险的范畴内,可享受全额赔付,这或许成为最后一道防线。

安全性的高低,决定了手机支付能走多远。


喝蛋白粉(乳清蛋白)能减肥吗?能的话在什么时候喝?运动前还是运动后?蛋白粉顾名思义就是提供蛋白质的东西,请问蛋白质可以减肥吗?不过多吃含有蛋白质的东西也是很有好处的,尤其是减肥阶段可以采用少碳水多蛋白质的食谱,当然不要忘了蔬菜。如果你买的是一般的乳清蛋白,注意是乳清不是植物蛋白,你可以在早上起来喝一杯,然后运动完半个小时后再喝一杯,每次喝完蛋白粉隔半个小时吃饭。如果你是乳糖不耐受体质,就不建议早上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