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阴宅风水知识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21:20:04



浜氭床棣栧瘜鏉庡槈璇氾細灏忓績鍗佸ぇ婕忚储椋庢按娲绘椿閫肩┓浣?佛家思想教会你与自己相处《决定》造就A股十大机会-2013-11-18新纳粹女魔头在德国受审涉嫌谋杀10人、15次抢银行女人只有魅力没有年龄

经理人职场交际沟通秘集【泡脚最补肾】一图知水果寒热快乐的三大源泉:有所为,有所爱,有所希望豆制品菜谱做法大全24选择指甲油颜色的小窍门小学生必读古诗八十首详解——咏柳涓€鍒嗛挓姝㈢棝锛屽悇绉嶇棝閮藉彲浠ユ锛屾晥鏋滅濂囷紒现代经典情诗图文:惊,老医师的简妙方銆愪繚鍋ャ€戣韩浣撶己姘存槗绉瘨锛屽洓涓椂闂村疁琛ユ按銆?涓夎鍔犲潫锛岀編濂抽毦瀚?绗?6璁?鐥呭洜锛氬鎰熺梾鍥?书摘:罗文的七条成功定律客厅风水财位方位图策略测试的碎片极品女人的六个标准揭秘优美散文欣赏——文绕梦溪池学广告策划在公司可以应聘什么岗位呢?法国【合法副本】中文字幕寰█纰庤792一个把头发丝抠出来的教材邵氏经典抗战动作佳片【八道楼子】什么是讯问笔录?孔雀针图解-Qzone日志

绁炵浜嬩欢锛屾€绘湁浣犱笉鐭ラ亾鐨勶紒[椤禲琛ヨ倽鑲?鍒╁翱鍖栫棸闄嶄綆琛€鍘?3.0 第三篇走进课堂孔雀针图解-Qzone日志

 


阴宅风水知识
 
一、 八山总论

 

  地理之道首重龙,龙看地之势也。

乾山:

风水知识 - enter16 - 我的博客

 

   乾山为天柱,宜高大肥满,在穴后主人高寿,其形如天马,催官最速,又主贵人高寿。

坎山:

  坎山为阴阳始分之地,坎山高大肥满,出入诚实宅厚,忠寿贤良,若坎山低陷,北风寒气吹动,多贫苦不利于财。若在穴后,主穷寿夭。在龙砂主长房、四房、七房有人无财,在虎砂主三、六、九房劳苦不利。

离山:

  离山也为阴阳始分之地,离为目,离山高大肥满,主多眼目之疾。离为中女,妇女更不利。坐正东向正西,禀水气大利。

艮山:

  艮山为少男,艮山高大肥满,主富小丁大旺,少男不生疾病,交易发财,若艮山低陷,主多生疾病。

震山:

  震山高大肥满,多生男少生女,出武士。主人性直。若此处低陷,人丁不旺,多生女少男,若在龙砂主一、四、七房寿夭,人丁不旺。

巽山:

  巽方高大秀丽,出入清秀,主出贤婿,发外甥。若巽山高大清秀,必发女贵,发科甲,为六秀催官山。倘若此处低陷,主妇女寿夭。

坤山:

  坤山为老母,若坤山高大肥满,主妇女高寿,人丁大旺,多发富。

兑山:

  兑山少女,三吉大秀之方,若兑山高大,主出文武全才之士,科甲最利,又主其家多出女秀,有才有貌,又富又贵。若此处低陷,妇女寿夭,多女少男,凡坐正北向正南,禀水气。兑山高大压穴,并有水来朝,出跛足之人,多主腰腿之疾,四维八干,其山具肥圆,高耸者主出状元科甲。

二、龙脉吉凶辨

  葬地的形状,如牛卧马驰,如鸾舞凤飞,如蛇蜿蜒,这都要用水来区别。以下的种种地形,属牛富凤贵蛇凶危。

  1、来龙气势如万马奔腾,从天而降,这是王侯葬地。

  2、来龙气势如巨浪,重山迭障,护卫重重,这是大官葬地。

  3、来龙气势如重屋,山地草茂树高,这是开国建府葬地。

  4、来龙气势如屈曲斜徐的蛇,这是国破家亡葬地。

  5、来龙气势如降龙,,水绕云从,这是大官葬地。

  6、来龙气势如戈茅,这是有牢狱之灾,兵火之难葬地。

  7、来龙气势如流水,这是亲人活着也像死鬼葬地。

  8、来龙气势如屏风,两条山龙对峙,葬在中间,这是后人封侯封王葬地。

  9、来龙气势如倒扣的锅,在锅顶下葬可使后人发财。

  10、来龙气势如帽子,这是合家欢乐葬地。

  11、来龙气势如抛下的筹码,这是子孙百事倒霉葬地。

  12、来龙气势如乱衣,这是后辈女人嫉妒,妻子与人私通葬地。.

  13、来龙气势如灰色口袋,这是子孙阳宅有火灾葬地。

  14、来龙气势如倒扣的船,这是子孙后辈女的生病,男的有牢狱之灾葬地。

  15、来龙气势如横放案几,这是断子绝孙葬地。

  16、来龙气势如卧剑,这是子孙叛逆而被诛杀葬地。

  17、来龙气势如仰刀,这是子孙因凶祸而逃散葬地。

三.阴宅风水中的穴法及分房法

  穴法就是远看明堂,近看身,内有星峰必主贵,外有星峰是应星。再看龙虎山及护山。若是峰高不驻脚,则须向外寻求矮小山峦,以便形成矮小峦头局。凡山中定穴,第一要看结穴处有没有龙气,再看明堂大小宽阔与否,是否藏风,龙虎山用神吉凶,则地之吉凶自然明了。明堂有砂则主肚胀气,有曲尺者主脚疾。另外若子午卯酉走高砂,辰戌丑未有风来主翻棺覆尸,或路冲,水来射则主损丁及官非,寅申巳亥风来主麻疯症也!

  分房法就是长房四房七房看穴左的高低,次房五房八房看穴前不可移,三房六房九房看穴右定吉凶。长房山次房案,余房空缺二力,补空缺者定须夭绝。墓后主山空如仰瓦,长房大绝定不假,明堂向案次房吉,左右均衡将度分,若是高低无破缺,寿长财丁旺定无仆。

四.监定阴宅风水方法

  监定阴宅风水先墓碑岁次,再登坟上中心观八方之虚实,山水逆我或是向抱我,有池塘及叉水,堂宽堂窄或是直水直路,冲前冲边冲后,或是桥梁,电杆,烟囱,寺庙,古树,各种奇峰,机械动力的声音等各项。察其清楚后,推断其喜忌,分清其吉凶。若高峰在于曜杀方,逢太岁或三合吊冲,必有祸立至。山峰逢当元者主出丁贵,水逢当元者主发财出秀,水反背但当元者主出外发财。曜杀方有寺庙,古松,主易出愚人及阴疾。天劫方有水或路来冲,主易发车祸及刑杀之灾。墓前迫窄主子孙前途不明,出生愚儿,或子孙横行霸道,打砸抢打斗之事时有发生,不得善终。

四、论二十四山黄泉煞

  我们先论黄泉煞歌诀,黄泉煞歌诀如下:

  庚丁坤上是黄泉,乙丙须防巽水先,甲癸向中休见艮,辛壬水路怕当乾。

  此歌诀详论如下:庚丁坤上是黄泉,即立庚向者水不宜收、放坤方,丁向者要收坤水为吉,放坤水为凶。乙丙须防巽水先,立乙向者收巽水为吉,放巽水为凶,丙向者收巽水为凶,放巽水为吉。甲癸向中休见艮,甲向者收艮水为凶,放艮水为吉,而癸向者收艮水为凶。辛壬水路怕当乾,辛向收乾水为凶,放乾水为吉,壬向收乾水为吉,放乾水为凶。又言辛入乾宫百年庄者,此乃是立辛向宜放水由乾宫出口者,若大吉之地有美水朝堂者,有百万庄田之富也。癸归艮位显文章,而立艮向者宜收癸方之水则文章大显也,水不可放出癸为要。乙向巽流称富贵,而立乙向者须收巽方之水来朝堂,为真发富贵也,而水切不可流巽位而出,出即大凶也。丁坤终万筒箱,而立丁向须收坤方水朝来者富有万筒箱之荣也。

  以上便上四路(或称八路)黄泉煞吉凶论,事实上,黄泉煞岂止上述八路?除了上述八路黄泉煞描述较为完整外,其它的非常少涉及。由于资料缺少,黄泉煞涉及范围广,且黄泉煞凶狠异常,在实际操作中,本堂建议尽量避之,万不得已,应充分考察先天、后天水位,综合衡量而后用。黄泉煞除阴宅外,阳宅也忌在黄泉煞方开门。由于篇幅有限,对于二十四山黄泉煞此处不再列举,为了更好方便各位支持本站的网友,只要你能提供座向与分金,本堂免费为你提供各座向与分金的黄泉煞方位及犯之之后果。

五、论阴宅风水公位山水秘诀

  乾坤属父母卦水,来去有合局者,诸子皆吉昌,而震巽山峰秀美,水来去合法者,长男、长女荣华。而坎离二卦有奇峰秀丽,美水来去合局者,中男、中女富贵。而艮、兑二卦有砂峰秀丽,美水朝来者,主少男、少女荣华富贵。先天水来并先天卦吉也,而坐北朝南者乃坎山离向也,而西方兑卦水朝来过堂,乃先天坎后天兑,主男贤女愚,应次房子孙英贤也,而兑少女应三女子孙愚蠢也。而坐南朝北乃离山坎向局也,而东方甲卯乙水朝来乃先天离,应中男、中女秀富也,而后天震应长男、长女子孙愚蠢而富。而坐西北朝东南者乃乾山巽向局也,而丑艮寅水朝来,艮为后天,应少男子孙愚蠢而富,而先天为震属长男,故长男子孙英豪秀富,其余各局可依此类推。先天秀美为贤且富,后天为愚蠢而富,来水合局者如此。

六、论阴宅平洋风水秘诀

  平洋地倘若穴前案,即以正穴前百步外,添修土堆,或几眠弓、峨眉三合、福星展诰等案处,必发科甲,如在三吉六秀贵人方,更准更速。与山地不同,山地要立起来看,平洋要倒地看,如两地夹一土角,即作旗鼓、刀枪、砂笏、仓库看,名为倒地文笔,倒地旗星和房屋庙宇等。亦作旗鼓、仓库、印星看,只要平洋起伏,水归大小文库与山地发达一样。平洋地穴前要眠弓水,穴后要反弓,如座眠弓水为棵粮水不吉。座反弓为穴后低,个个儿孙会读书。穴之左右水皆归一处,后过渐低,穴上更高,即是大地,发福最久也。平洋地龙不离水,水不离龙,龙得水而活。所以必须用座空朝满法,或横坐龙倒骑龙,脚登来龙来水高,头枕去水横水,水低处合生、旺、墓、养、自、生,自旺大向。能拨众水归库,即发大富贵。如有遮栏,发有不准。如设立巽巳向,水从巽方来,转坤申乾亥壬子,出癸丑正库或左边乙甲艮方合流,癸方出去,发大富贵,人丁兴旺。为逆水转法,向为逆水转法生向宜右水倒左,此是左水倒右归库。故曰:逆水法,由丙丁坤庚辛乾转穴后,壬癸艮出甲方,名为逆水转法,总之,宜左转而右,宜右转而左,名逆水转法。大富贵之家,多为此水。此法应验甚准,名称存流尽佩金鱼,余 可类推。

七、论平洋风水不可葬

  1 虽有吉水朝来,而出口多者难定消水,此为精气分散之所,此不葬。

  2 平洋内局如雕刻,而局外砂水无情者,是人力所为,无气之地,不葬。

  3 平洋一望无际并无结咽采气者,龙穴不清乃恋及地也,不葬。

  4 平洋虽有界水,而左牵右挈者,乃劫龙之大凶之地也,不葬。

  5 平洋而片片段段者,来无针线者,是水口浮砂也,不葬。

  6 平洋穴前缺唇者,此乃无气,故外无余也,不葬。

  7 平洋凡起一凸,前有毡傍无护砂者,乃孤阴之地也,不葬。

  8 平洋龙称水水不称龙,此乃阴阳不配地也,不葬。

  9 平洋而土散,或已开掘池塘,均地不葬。

  10 平洋象山高独阳或草木不生之地,不葬。

  11 平洋窑灶治炉多者,人居稠密者,不葬。

  12 平洋作战场者,四大散者谓生气不聚,不葬。

  13 平洋尖焰者煞太重,局前水直硬无情者,不葬。

  14 平洋而神前佛后,阴灵不安,不葬。

八、论平洋风水地富贵丁寿四法

  欲求丁旺,须立生向,生方高大,生水朝来,前高后低,穴星突出地,生水归库,必发千丁。

  欲求大贵须立旺向,旺向高大,旺水特朝,朝水一杓可致富,明堂前要聚蓄,故云:明堂如掌心,家富斗量金,穴前要富,须得眠弓案积钱千万贯,下砂要逆水,逆水一尺可致富,去水之旋要归库,故云:要得富财归库,财旺水也。欲求大贵,临官方要秀峰高耸,临官水特朝或聚行,驹马贵座山,贵向上,万元峰透出,穴星特起甚高,若低小则无力,不发大富,且贵人若迂三吉六秀方,必发翰苑,还要坐空朝满,若水木归库,不准也。

  欲求高寿,须气脉雄壮,前高后低枕水天,水即山也,天柱高,而寿高彭祖,穴后为天柱,水要归库归绝,或乾方有池塘,或有水沟,具主寿,若病死消水,与加交不及,则无寿矣。

九、阴宅风水的选择

  选择风水地就是利用罗盘仪器等实地考察,攀登山峦,相度勘查,观四面之山峦,望两旁之水势,看山在何处住,水在何处合。看山势来脉,寻求落脉结穴的地方,这就是所谓望势寻龙和查穴。实际就是寻找山脉尽端,或者说是山势停留不再延伸的地方,一般是山坡或高阜。当然还要查看四外的地势环境,是否合乎风水方面的条件要求,以定穴位。穴就是理想的放置棺椁的位置,也是整个坟墓(阴宅风水)的核心。不论何人,这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兴衰,对历代帝王来说,这是关系帝运盛衰,国祚绵长的大事。所以阴宅风水地的选择必须经过分析、判断、权衡,然后得出结论:可取或不可取。可取就是有穴,按照各种标准,可取的穴谓之吉穴,吉穴可分为上上吉、上吉、中吉、下吉等。从风水理论来看,所谓龙脉就是山脉,对基地(阳宅风水)和穴位(阴宅风水)来说,就是来龙、来脉、后龙。要求山势层叠深远,要重峦叠嶂,秀丽森然,烟雾云气,郁郁霭霭,不宜孤峰独秀,最好后龙背后还要有少祖山、祖山几层。来脉峰峦要高峙耸拨,端正尊贵,如屏、如帐、如覆钟、如华盖等。如清朝皇陵的选址:东陵昌端山就是:一峰挂笏,状如华盖,后龙雾灵山自太行山逶迤而来;而西陵则北障阴山,四五十里外形成一大围,脉秀力丰,主峰太宁山崇峦突出,这都象征着帝运绵长。山势不要陡峻或侧斜,而对东、西陵几处的山势仍有缺憾:丁家沟山势侧斜,影响格局;松树沟山势陡峻,脉气受到影响。后龙山还要形成中间高、两侧低的多座山峰,平面形成月牙式向穴位拱抱,中间高峰称中峰,两侧山峰分别称为次峰和侧峰,这些山峰往往也利用原来后龙山的天然形势培修完善。风水的龙脉的来向和穴位间的方向,也就是将来坟墓(阴宅风水)的座向。座向要依罗盘上的八干四维十二支的二十四山向,定为某某山某某向。如清代各陵的方向主要是依据传统的南向为尊,南为正向,非正向不可用和负阴抱阳的指导思想。但其座向本堂在主页已提及,即壬、子、癸、丁、午、丙六座向发福最持久。风水的来龙左右必须有起伏顿错而下的砂山,一重或两重,形成对穴区的环抱、拱卫,辅弼的形势,谓之左辅右弼,亦称左右护砂,或龙虎砂山。状如牛角蝉翼的,亦称蝉翼砂山。来龙和左右护砂形势呈“个”字,龙无砂则孤,穴无砂护则寒,故风水就是要达到“不使风吹,环抱有情”。左右护砂的形式、高低、长短、向背也要和谐对称,和穴区距离要适当,过远过低则势散,过近过高则太逼。若是人工改造,也必须以天然护砂为基础,否则不可取。

  穴区前中轴线上近对浅岗和远对峰峦,风水上谓之近案和远朝,此两处山岗必须是:案如贵人几席,可俯而凭也,朝而人臣面君,敬而拱拜也,易野一望无际,有近案则易野之气为之一收。这种案山和朝山遥对坟墓(风水)、背障山峦,增加了中轴线前后的呼应、映衬和回视对景的效果。如东陵有很多帝陵都是:后有大山以为靠,前有金星山以为照。案山也最好是中间高,两旁稍低。风水水法对形势景观方面也很重要,在风水理论中提到“风水之法,得水为上”,未看山时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山主静、水主动,是互为对比和相互衬托的。水当然指流动的水,来宜曲水向我,去宜盘旋顾恋,洋洋悠悠顾我欲留者,谓水于穴留恋有情也,也就是最忌讳“直冲走窜,激湍陡泻”。这是关系景观效果。在风水理论中还讲究“相土尝水”,要求水有味可尝,甘甜清冽。而水质好坏和坟墓风水区的种植及景观有关,坟墓风水的沟渠也是后龙

、砂山等的雨水排泄所必需。坟墓风水区的四至,尤其是前面,要有一定的长宽面积,所谓“福厚之地,雍容不迫,地贵平及”,也就是堂局或明堂要平坦宽畅。坟墓风水区的土壤质地、色泽、含水情况也须测验。土地色降以黄、紫色为佳。坟墓以风水为重,荫护以树木为先。树木繁茂与否和风水好坏分不开,草木郁茂、生气相随,草木不生,生气不来,即有“童山不可葬也”便是此理。在今天来看,绿化对净化环境,改善小气候都是重要的。好的风水,必须考虑龙、砂、穴、水、明堂、近案和远朝的相互关系。如清朝的各皇陵风水:坟墓背后龙山重岗,开屏列帐,墓区负阴抱阳,避免冬季寒风。左右护砂,环抱拱卫,溪水分流,藏风聚景。近案似几,远朝如臣,使坟墓风水前后对景,遥相呼应。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和其他因素的影响,这此风靡一时的风水宝地在目前看来,都存在一些缺憾,此处便不再论述。

十、风水的形势

  风水形势说的有关理论,主要围绕着形和势的基本概念而展开,规范了二者的不同涵义和不同的空间尺度界限,并陈明了两者的相反、相成、对立、统一和相互转化的关系。有关的风水形势说的一些论术如下:

  远为势、近为形,势言其大者、形言其小者。

  势居乎粗,形在乎细。势可远观,形须近察。

  远以观势,虽略而真;近以认形,虽约而博。

  近相住形,虽百端而未已;远求来势,得九条而可殚。

  千尺为势,百尺为形;千尺为势,非数里以外之势。

  百尺为形,非昆虫草木之形。形者势之积,势者形之崇。

  势之积,犹积气成天,积形成势也。

  势为形之大者,形为势之小者。

  形即在势之内,势即在形之中。

  来势为本,住形为末。形乘势来。

  势如根本,形如蕊英;英华则实固,根远则干荣。

  形以势得,无形而势,势之突兀;无势而形,形之诡忒。

  驻远势以环形,聚巧形以展势。

  四势之于气概,三形之于精神。

  一经一纬,相济而相困,千姿万态,相类而相生。

  精神(形)、气概(势),以见其远近大小之不同也。

  动静阴阳,移步换形,相生为用。

  势止形就,形结势薄,势欲其伸,形欲其缩。

  左崇而右实,右胜而左殷。

  势与形顺者吉。

  势来形止,前亲后倚者为吉。

  形势相登,则为昌炽之佳城。

  形全势就者,气之旺也。

  风水形势说的枢机大端,由这些论述而概略归纳。

  1 风水理论中形与势的基本概念

  形概指近观的、小的、个体性的、局部性的、细节性的空间构成及其视觉感受效果。势,概指远观的、大的、群体性的、总体性的、轮廓性的空间构成及其视觉感受效果。

  2 风水理论中形与势的基本尺度

  空间构成的平面(进深和面宽)、立面(高度)及观赏视距等方面的基本控制尺度:形,一般在百尺之内,但非纤芥之形。势,一般以千尺为率,但非过远过大之势。

  3 风水理论中形与势的基本关系

  形与势,即近与远、小与大、个体与群体、局部与总体、细节与轮廓等对立性的空间构成,实际都是相反相成、可以相互转化的。在组群性空间中,形与势共存,统筹其关系,则尤须以空间构成在群体性、整体上的大格局及其远观效果上的气魄或性格特识立意,即以势为本,以势统形,通盘权衡而展开个体、局部、细节性的空间构成及其视觉感受效果。

  4 风水理论中形与势的时空转换

  形与势的概念及尺度限定,基于空间构成在近观与在远观时的视觉效果,时空上皆具有相对的静态特征。而由近及远或由远及近的时空运动中的景观,即介乎远、近两极之间中的中景景观,却具有强烈的动态变化特征,主满了即近与远、小与大、个体与群体、局部与总体、细节与轮廓等方面、即形与势的矛盾运动和相互转化。因此中景景观的艺术处理,须细致缜密地把握这种形与势的时空转换,在空间组群的序列组织中,无论前瞻后顾,都巧加运筹,使人在其间运动时获得的知觉群的连续性综合印象,臻于丰富而极尽变化,构成心目之大观。

十一、风水中穴的意象

  风水论穴,亦属譬喻:盖犹人身之穴,取义至精。选穴方法谓穴法,须总体权衡龙法、砂法、水法,故有谓:穴者,山水相交,阴阳融凝,情之所钟处也。就穴法而论,穴的选择,关键在于“内气萌生,外气成形,内外相乘,风水自成”。即内气萌生,言穴暖而生万物也,外气成形,言山川融结而成形象也。生气萌于内,形象成于外,实相乘也。就是说:城市或其它建筑物选址的落脚点,应在龙、砂、水重重关拦,内敛向心的围合中。这种格局,即今之所谓场所,一方面能倚周围山川拱抱,以阻御风砂,迎纳阳光,阴阳和合,形成良好生态小气侯,另一方面,龙、砂、水种种景观意象,皆钟情在穴中,赋予人最丰富的感受,得到游目骋怀的心性寄抱。所谓穴不虚立,必有所倚,以龙证穴,以砂证穴,以水证穴,因形拟穴,全其天工,依其环护,务全其自然之势,期无违于环护之妙而止耳,乃至“如画工丹青妙手,须是几处浓,几处淡,彼此掩映,方成佳景”等等,皆说明穴的选择,实际应是山水的选择,即龙、砂、水选择的综合权衡。以人身之穴比喻:穴本含点的意义,再引伸为龙脉止聚、砂山缠护、川溆潆回,冲阳和阴,土厚水深,郁草茂林之一区,所以穴法又称此大格局“区穴”,更常以明堂、堂局诸语代称,又取义穴为区穴、明堂、堂局的核心。即:明则取义于照临而忌塞,堂则取义中正忌偏。风水明堂朝向,即前朱雀起舞,后有玄武垂头,左有青龙蜿蜒,右有白虎驯俯,形来势止,前亲后倚,宾主相登,左右相称的围合格局的朝向。权衡四面山水格局,即龙、砂、水格局,择定明堂及穴位,裁成南向为正、居中为尊、四至山水环抱有情的种种意象,尚有赖风水选择“山向”,即组织明堂的纵轴线,后对来龙,前向案山。山向选择最重朝案,尤其是秀应之山,以秀应之砂在左,则穴宜向左,秀应之砂在右,则穴宜向右,必以近案有情为主。以前后照应的纵轴线为准并左右权衡,俾使左崇而右实,右胜而左殷。即左右虚实相称,再组织横轴线得十字相交,谓天心十道处,乃为穴位所在。以穴法而论,定山向及穴位后,尚须开挖验土之探井,在天十道之处或穴位上所挖者,概称金井。相穴之土以定穴之吉凶、优劣、好坏。

十二、风水中龙脉的意象

  风水中论龙脉,龙脉即山脉。“指山为龙兮,象形势之腾伏”,借龙之全体,以喻夫山之形真。山之绵延走向谓之脉,如“人体脉络,气血之所由运行”。论龙脉起源,龙脉有分支、大小、长短,故谓龙犹树,有大干、小干、大支、小支。就阴阳风水的山川格局而论,风水理论以龙脉的聚结,即山水的聚结来进行考察,有大、中、小三种格局。大聚为都会,中聚为大郡,小聚为乡村、阳宅及富贵阴地(坟墓)。

  龙脉的聚结处,为阴阳风水地倚傍之山,从干龙或支龙而来者,常称来龙,或称主山,也称镇山,多位于北部或西部。来龙又以分枝布叶,横向展开阔大,形成屏帐之势为佳,谓之 “大帐”。来龙两翼分障包罗于外以成大局者,谓之“罗城”。此外,论龙还讲究山峰或峦头形象,有生龙与星峰之说。星峰实是山岳配天、上应天星,以星辰分类,谓之穴星或星体。有五星形势之分,取五行说中金、木、水、火、土之圆、直、曲、锐、方者诸象来评价山峰形象的优劣。以五星说为本,又有变格之说,如九星等,变通为用,以分析千姿万态的峰峦形象。至于生龙,除指山峦起伏,顿错有致,生动美观,并且峰峦形象夷演雍容,脱颖特达,端崇雄伟等等外,尚注重其生气,即生态良好,有石为山之骨、土为山之肉,水为山之血脉、草木为山之皮毛,追求山或龙之体质“紫气如盖,苍烟若浮,云蒸霭霭,四时弥留;皮无崩蚀,色泽油油,草木繁茂,流泉甘冽,土香而腻,石润而明,如是者,气方钟也未休”。由上述风水之说,及赋以龙脉以灵性,象征其命运,乃筑以观星台,与天地共吐纳,穷究天地于其上,以祈达于天人合一的至善境界。凡此可见,风水意象在审美方面,其诸多讲究,是非常有价值的,例如:风水说中禁伐主山林木,禁凿龙脉,倡导植树以护生气等。

十三、风水中砂的意象

  在风水格局中,砂统指前后左右环抱风水宝地的群山,并与特达尊崇、后倚的来龙、或谓主山镇山者,呈隶从关系。由于砂山在白水格局中的群体意义,风水论砂,有很多讲究,谓之“砂法”。除若论龙之“龙法”讲究形象美观、生气发越等外,区别于龙山称谓,砂山即寓象称名--“喝形”,如:玉台、华盖、宝盖、宝顶、宝椅、印斗、文峰、文笔、笔架、三台、玉斗、锦屏、锦帐、凤凰、玉几、双鞍、铁尖、等等。另外,论其格局,重要的还有“青龙、白虎”等四兽或四灵砂山,案山、水口山、朝山等。依四至方论砂山格局,风水家以穴为中心,以前山为朱雀、后山为玄武、左山为青龙、右山为白虎。因风水追求南向为正,则东西南北与左右前后之分一致,但又因有非正向者而习以四兽称之,则不论东西南北,只言前后左右。“以其护卫区穴,不使风吹,环抱有情,不逼不压,不折不窜,故云:青龙蜿蜒,白虎驯俯,玄武垂头,朱雀翔舞”。这些说明了砂山对于良好生态与景观、以及心理感受,即对于环境质量完美,作用是相当大的。

 

十四、风水中水的意象
  风水理论认为,吉地不可无水,地理之道,山水而已。相度风水须观山形,亦须观水势,甚至未看山时先看水,有山无水休寻地,风水之法,得水为上等等。讲究水的功用利害与其形势、质量之间的关系,概称“水法”。所以注重水法,首先因为水与生态环境即所谓地气、生气,息息相关。山之血脉乃为水,山之骨肉皮毛即石土草木,皆血脉之贯通也。俗谓:山管人丁水管财。故风水理论认为,水飞走则生气散,水融注则内气聚。历来引为风水中吉利水形的最佳模式为:选址于河曲,则以水流三面环绕缠护为吉,谓之金城环抱。金取象其圆,城则寓水之罗绕,故有水城之称,这种形势又称之为冠带。以至于宅前人工河,民宅前半月形水池,也由此衍出。这种典型模式之所以吉利,全在基址安全可靠。
  风水理论中水的景观和审美,一是水为血脉能造就自然钟灵毓秀,生气发越,精神美观,这已如前述。二是水可界为空间,风水家认为:水随山而行,山界水则止,界为其域,止其逾越,聚其气而施耳,所谓金城环抱即是这意象。也有以:“山际水而势钟形固内就,水限山而气势聚以旁真”,故谓:山称水,水称山,不宜偏胜,山水相得如方圆之中规矩,山水相济如堂室之有门户。此外,水面镜象映射,水体形象,更可丰富空间意象,亦为风水家所重。如风水所谓:左水为美,要详四喜,一喜环弯,二喜归聚,三喜明净,四喜平和。水本动,妙在静,静者何?潴则静,平则静。论水质,其色碧,其味甘,其气香,主上贵。至于流水曲折盘旋,穴前及内堂与外水相辏,潆回留恋于穴前,方名朱雀翔舞,与基址之主山呼应,如臣如宾,成朝揖拱拜之势,群臣都俞,风化斯淳,宾主雍容,情味相投之气象。

十五 阴宅风水二十四山葬法
  夫观龙观其起,明穴明其止。起乃动而生,止乃静而死。死处又寻生,是名曰生气。故一察其微,乃尽其大旨。象一其物而取其事,顺其情而取其理,推分合以定浅深,明饶减以存克制。倚撞盖粘,体势情意,差之 毫厘,谬以千里。
  阴宅风水葬法—担伞
  来龙急气脉直冲,中无乳气,穴粘右边侧受,倚其后托,左臂长而明堂宽展,如人之担伞势也。宜浅开金井。若太深必伤,宜培加客土,填实于莹,必主富贵绵远。
  阴宅风水葬法—正 葬
  来龙三四节结穴,势既不峻急,而缠护又齐整,坐下金鱼环会,堂气分明,宜并正穴,开井放棺,接取真气,培高垒,向对中应为的,半纪之间,富贵双全。
  阴宅风水葬法—打 开
  太阳顽金无纹浪,领打开深扩作窝,约取中堂金鱼会处定穴,悬棺而葬,取中小温润气,谓开金取水,发 须迟而绵远不败。 阴宅风水葬法—悬棺 来龙脉急而无缓,有分有合,穴结深泥,打开实处而见实土,并内用砖石结起巨扩,竖四石柱于扩内,悬棺而下。圹前相接金池,放三吉之水去,垒土成坟,以接生气。
  阴宅风水葬法—垒 坟
  来龙有盖有座,上急下缓,为之坠脉,所以平地生突,突中有石,不可用工,掘凿似借外城,浅开金井,浮土正葬,垒土成坟,先富后贵之地也。
  阴宅风水葬法—大小剜蓝
  来求有情,头高而穴偏,或侧臂顶顿起,圆金到头,入手有鼠肉受穴,水星外应,有金水相生之义,为大剜偏受,一伏再顿,小金有迎堂顾祖之意,为小剜正受。此则不可开井太深,更宜高立坟城,恐来势耸而压零也。凡术者宜有裁度,用之可也。
  阴宅风水葬法—马鬣封
  来龙高冈有窟,窟中有突,突顶正葬,须从穴前挖开,下面吞进,突下安穴,不可深开钳扩,金骨浅安井内,否则卓棺为吉,葬后培坟,如旧土不动,马鬣之封微露,不可用砖石结砌,侵损其突。
  阴宅风水葬法—回龙顾祖
  龙势急硬。过头峡,生 转回,脉从回面结,顾祖迎堂,宗族皆转,朝揖玄微,不必拘于真与不真。穴宜高迁,深开金井,谓之黄金登水墓登砂是也。
  阴宅风水葬法—骑 龙
  龙神尽处有突兀之结,案迫前砂,而穴露其气不聚,后龙垒来,草蛇灰线,过脉分明,穴须退后高扦,取骑龙下,深井放棺,填补明堂,以全造化也。
  阴宅风水葬法—拿 扯
  来龙峻急,入穴须有情,而堂气迫狭,外山外水,左右交结,横观外堂宽展,气脉侧受,穴用提起扦之,开井不浅不深,酌中裁剪,客土培就贴身,雌雄扯后拿前,葬过一纪,世出富豪特过之士也。
  阴宅风水葬法—停 驿
  来龙高冈脉紧,穴情似有似无,登高望龙,方明端的,峦头须金水帐脱下,平中小结,入首有铺茵停车驻马之驿也。十字之中,深井金井,高砌坟城,依法裁剪,自有妙理。 阴宅风水葬法—斗 斧
真龙枕险,又无缠护,左右前后却有鬼曜,翻身横作,连山取水,以接生气,情如斗斧,拱揖前朝,不许时师妄为测度。盖出势直来横受,故知之难也。
  阴宅风水葬法—担 凹
  龙横过,转跌降脉,穴情有若蜂腰之势,合天财两头金样,后有正托乐,于仰掌中直扦开井,不用太深,吞棺三分之一,太深则反伤穴也。前关住堂气不泄,发福永久。若砂水直去 为凶,此天财相似也。
  阴宅风水葬法—抱 儿
  来龙上急下缓,雌雄交度,堂气分明,应案秀出,龙虎面前迫逼,扦穴可上穿龙虎腰,下取交合水,横抱 如人抱儿之状也。
  阴宅风水--吞下
  其来龙势直落斜,摆屈挣受,穴法宜吞入开井,以聚真气,后应其乐,前迎其朝,此乃大富不绝佳城也。穴情虽高,葬了前面再立一虎损,名吞下,须要有应托为吉。
  阴宅风水葬法—吐 葬
  来龙降势,状若草露流珠之情,为吐息,露珠侵损则真气散矣,只可粘踪,小开金井,低垒砖城。若水不流泥,前有秀应,必为巨富贵之地。
  阴宅风水葬法—浮 葬
  其来龙入手情势低平,夹辅高出,穴中必有曲窠,藏其真气,四水不拂,八风不吹。宜浅开金井,正放基棺。法不侍饶,用客土添培,厚筑其墓,使暖气相接,真脉冲融,则富贵立至。
  阴宅风水葬法—沉 葬
  来龙情高护矮,降气必然深入聚气,朝应有情,关阑未甚周密,其穴打低平下夹辅方为是,法开井吞棺三分之;四旁筑实,可兔八风动摇之病,真为绵远之地也。
  阴宅风水--牵牛
  土星行龙结穴,入首领起两顶,左右之山伸出二臂,交度重耸,朝迎有情,两般行度,浅深高低,依法宜开成方金井放棺,借取两旁应乐,分肩合脚;如土牛之合牵也。阴阳妙理, 人罕识之,一突情可两穴,如麒麟 头上品字是也。
  阴宅风水葬法—就 饱
  来龙气缓,虽结珠块,坡穴大小不均,小面有牙爪,紧密不成局段,大边饱满,而有分合玄微,可就饱处而扦之,广开金井,深入其棺,坟城小垒,稗补小边,取堂气坦夷,虽曰就饱而不饱也。
  阴宅风水葬法—伤 饥
  龙来过脉,节节分明,盖下有金,金下有横土,似上非上,中有弯凹或曲池,不浅不深,庸术狐疑必矣。苟有宾主相投,穴虽有病,葬亦有法:贴脊扦之,小井纳棺,筑后培前,以补造化,虽曰伤饥而不饥也。
  阴宅风水葬法—擅 穴
  来龙情峻,堂浅坐下,去水撮脚,牵飞到此,多生疑窦。情势可取,须别立法度,开钳广撞入,吞棺而下撞穴,蹲而视之,只见外堂宽展,外砂周密,避凶就凶,假也灵茔。
  阴宅风水葬法—扦木生芽
  来龙直水木扦下,亦谓之玄武嘴,扦纵有正佐,切不可扦当头尽脉,一扦则败绝。其中停必有节木,须于肥厚处开井放棺,挑饶三分,自有生芽之意,仍须客土培实端正,则根本固而枝叶荣矣。
  阴宅风水葬法—牵 弓
  来龙顶欹转凹侧,寻肥突放送,取龙左右管弯环有如牵弓发箭之势,中应分明,于鼠肉处开浅井放棺,有若靶搭正箭,力能远发,应居两旁,棺头必合,棺脚必分,借倚护弦之力, 极为至理,务要前案弯如张弓方吉, 反弓便凶。

十六 阴阳风水气势总论
  宇宙有大关合,气远为主;山川有真性情,气势为先。此首章,乃堪舆家之论气者第一机窍也。昔云:有地非人不下,有人非时不下。盖以气远言也。又云:察以眼界,会以性情,若能了此,天下横行。此以气势言也。如彼前哲,一睹形势,便知祸福之大小,世数之先后,全在气远上之。夫山川有真性情,何以辨也?昔人有云山乘秀气,水乘积气,石乘煞气,平乘脊气。又云:山谷异形,平原一气,此山川之大势,乃山川之真性情也。山何以独取秀气也?山之势,类多刚猛币顽硬,惟患不秀丽,若见秀丽所丛,穆是真气所聚。且上聚地惟天清之气居多,所谓收山不收水者,正用之此处,故以峰峦之秀气为生气耳。水何以独取积气也?水之势,类多流走而散逸,惟患不澄凝,若见诸水所积,便是真气所钟。且下聚地惟取凝蓄之气居多,所谓收水不收山者,正用之此处,故以水之积气为生气耳。石何以独取煞气也?山有山之喜气,亦有山之怒气。怒则山之威灵所在。威灵之气,多露为石。若石山而徒刚猛,压逼不成体势,不作威仪,则徒有煞而无生矣。从而下之,祸不旋踵。故石贵乘煞气者,取其威而成体,有生气也,最宜细认。平何以独取脊气也?如平阳一派之土,纯阳无阴,生气不敛,苟得一骨脊之处高起,便为敛而有生气矣。昔人有“没牛吹气,如酥在汤”之喻,正如此。
  山谷又何以称异气乎?如今山谷之间,各自起势,各自开局,各自成门户,其气各异,故凡江南一带,不当与江北同看,只见一个星辰特起,一个局面特开,有盖有送,有朝有迎,或如专城,或如停释,倘得两三重水口,特特关锁,便为有结,便当着眼。试观闰、广、吴越之间,各村各社,各有名族,亦各有名家,诸几语言习尚,又各不同风,惟异气然也。平原又何以称一气乎?如今四望广汉之地,有何大分别,只见有一方冈脊起处,便作城池市镇,其为庐舍坟墓,尽聚于此,即几语言习尚,虽数百里多为通同,谓非一气然乎。倘居异气处而漫以漠然四望之势求之,则以眼界太宽而失矣;倘署一气处而必以山谷分结之势求之,则又以眼界太窄而失矣。此认气以认气势为难也。地运有推移,而天气从之;天运有转旋,而地气应之。天气动于上。而人为应之;人为动于下,而天气从之。此言宇宙气运,天地人皆相与于有成,一有转移举动,气即以异,此识时观变者之一大枢纽也。何谓地运有转移而天气从之?如黄河是天地间一大血脉,据黄虞时河由龙门而转吕梁,由吕梁而转太行,由太行而转褐石乃入海,是河从西转南,从南转东北,而巽居其中,则所谓黄河如带,五岳俱朝,为天下第一大风。水者,此也。此巽都一时而尧舜禹三圣人出焉,千古莫盛矣。夫惟黄河经其北,长江绕其南,而泰岳夹于其间,则泰山为华山以来大尽之龙,乃中国之一大干也。若论中国形胜,则泰山为中尽,当时孔圣起而群贤济济并生,千古亦莫盛焉。此开辟以来未有转徒之山水也。自汉黄河渐徒而南,乃至穿断部鲁之墟,宜走准泅,则泰山反居北,而黄河乃居南矣。巽州之水势倾,邹鲁之地脉断,而北地之气运衰矣。我朝祖陵钟于中都,大业起于滁阳,正在准泗之间,岂非黄河南徒,气运固使之然乎!人言江南之盛,以宋南渡而然,不知黄河徒而之南,则天运亦从而之南,人不能为之挽也。  夫天气一从地运之转者如女人何谓天运有转旋而地气亦应之?如秦太史占金陵有天子气,乃疏秦淮跌泄之,不知奏港一疏,地运乃动,溺后小而六朝之建都。大而我朝之鼎奠,果应于此。又如洛阳素未有杜鹃,及杜鹃啼而天气行于南矣,商人自是果作相,是地运未到而天运先到,则地乃从天转也。何谓天气动于上而人为应之?如陈希夷一夕见小星居帝星之左,及旦而亚觅其所,见宋太祖与赵普同坐酒肆间,而赵居其左。陈乃曰:小星何敢居帝座左哉!推而易之。此宋太祖微时事。今人多以星气为渺茫,而不知天动人应,其不爽如此。何谓人事动于下而天气认之?如洛阳花石,何大关系,而元史占之,以为花石不会,由宋之旺气不绝,及一旦移去花石,而航海之舟遂覆。今人多以前哲按星势为作用。似为怪涎不经。而不知一举一动,天即为应。气何不贯通也?夫论气运者而苟拘拘于定格,不及于转徒幻化之不常,抑何以定其变哉!夫古大哲望气而可预占。察时而可观变,盖通此窍耳,自非神仙道眼,乌足语此!有聚讲、行讲、坐讲,则气聚于龙;有权星、尊星、雄星,则气聚于势;有盖铅、夹胎、乘胎、,则气聚于穴;有收襟、收堂、收关,测气聚于局。此四段,乃认气者第一关键也。夫龙忌孤单,人所共知,然亦但知看到头数节耳,不知龙有起有止有行度,起处必要聚讲。如层云叠雾,合气运形,大以数百里,小以数十里,横亘绵延,或五星聚而不分,谓之聚讲。如都会之地,万食所聚,万民所止,乃枢要之会也 既之后,则分枝劈脉而去,条分缕析,正干从中,徐支分左分右而行。以渡峡,或以定闪,两边夹护,各带峰峦,带印、带笔、带旗、带鼓、带仓、带库,各各不一,总之丛聚拱护,不孤不露,谓之行讲。龙之行度既历剥换,必有归宿,譬则行者之赴家,其一家骨肉必为团聚,又譬则贵人之登堂,其所属僚佐必为拱护,决无孤立独坐之理,谓之坐讲。有此三讲,其龙乃真,若或不然,则孤单二字,不特在入穴之所矣。
  何以谓之权星?吴公《钳龙经》中所称都权之星也。盖以其势正盛正大,祖宗二字不足以尽之。高大如雪山之齐天,不见其顶,绵亘如云中之雁,不见其来,丛集如艮仑,八方之播踞,不见其分,则天下万派之山,皆祖于此,此亦何可以祖言,故以都权之星名也。大抵权星多土金之体,盖惟土金能绵豆也。若水木火多作祖星,以其活动而卓立,则为分形矣,则宇宙间惟土石为大为盛,盖石即金也。经云权星宜大不宜秀,祖星临来要起峰。正此之谓。从此而推,一郡有一郡之权星,几论佛仙候王相公之大结构,必本于此。至如尊星,则或祖或宗,高出于一方,为众山所首出者,从此而知龙之正干正结,皆肇于此。又如雄星,则于城廓交关之处,有卓立星辰,可以应尊星而当门户者,则以雄星称、即今所谓北辰罗侯之类。盖交牙织结,不如以禽兽成形,物形守关,又不如以人守关之为大也。有此三星,方为势大。胎星是结穴之所,何谓盖胎?即盖座是也。盖无盖势,胎必不结。华盖尽为上,冠盖宝盖次之,即个字飞蛾亦是盖样。盖有盖则脉不露不孤,而穴必藏风聚气矣。何谓夹胎?如今龙虎夹耳之说,使风门不动,所以卫穴者也。何谓乘胎?如今小明堂是也。盖上盖则气注于下,下乘则气堕于上,两旁夹则气蓄于中,方谓有气之穴。何谓收襟?则穴中微茫,界水所会,如人之襟领所交,名曰襟合。何谓收堂?则龙虎界割之水所会,如居室之明堂,为四水之所聚,名曰堂合。何谓收关?以龙之分来作城作郭之水所会,小如居室之门户,大如城郭之关锁,名曰关合。
  古人所谓小合收囊,以堂合言也;大合收局,以关合言也。穴情低小者,收堂以内之水;穴情高大者,收关以内之水。至如穴前小明堂合襟之水,无论高低穴皆所当收也。几论局者,必准诸此,合而论之。昔人有云:有穴方言地,无局不言龙。则局又龙之所以定背面也。廖公泄天机,分龙穴砂水,而又加之以堂,正此之谓与! 阴胜逢阳则止,阳胜逢阴则住。雄龙须要雌龙御,雌龙须要雄龙簇。此二段言龙势必得阴阳雌雄媾会之处而始成胎,认气者所当审也。如山谷之间,阴气尝胜,故一卸平洋,脱胎换骨,局面亦且开阳舒畅,此便有结,所谓阴胜逢阳而止是也。大开大结,小开小结,万万不爽。又如平洋之地,阳气尝胜,故忽然起一冈阜、一山脊,谓之吉气所起,乃四面阴砂,未缠未护,便是浅露,亦自成局。故平原之处,只要分局得明,骨脉显示露为证,所谓阳胜逢阴而住也。又如龙势之来,正干雄强,谓之雄龙,有自天而降、御风而行之势,乃两护送之山须要柔顺婉转,远缠远护,不与争强,则正干乃结。
  昔人所云雄龙坐大将以握重兵是也。要之所御之砂若果秀雅,亦出文士,或以文臣握兵权耳。又如龙势之行,一派软嫩为雌,必两边拥护,拱夹有力,作起气势,乃见精神。夫雌龙固主文秀,然四面砂如笔、如笏、如鼓、如旗,亦主威严,岂止文秀哉!此雌龙以夹从雄势为佳,几雌雄贵交媾如此。大地无形看气概,小地无势看精神。水成形山上止,山成形水中止。此言立穴当先认其形神止聚之处而穴之,不可一概论也。今人于入首作穴处,便看窝钳乳突四字,一有此四者,便称好穴,不知形乃穴之证佐耳。至其生机真结之处,全在大势上理会。如大地之形,尝隐尝拙,何有形之巧媚动人。只于大象上察其气势,认其性情,苟得生机,便成穴法,不在拘拘于窝钳乳突之常法也。至若小地,既无气概,必须形局合度,聚气藏风。出局观之,似无气势,入局观之,却有精神,则便可于精神聚处穴之,亦可成一器局也。此管氏立穴以认形势为先,最为至要。乃论形之止宿处,又要辨支拢高下,乃不失其性情也。如平支之龙,全以水为界合而成,阳气尝胜,其势柔婉,穴当从其起处刚而乘之,所谓山上止者是也,即《葬书》支葬其疡之意。如山拢之龙阴气常胜,其势雄急,穴当从其坦处而乘之,所谓水中止者是也。谓之水中只是界水会而止处,古所云:来不来,坦中裁,住不住,坪中取。此与《葬书》拢葬其麓之意同。认气于大父母看尊星,认气于宾子富看主星,认气于方交搏看胎伏星,认气于胎育看胎息星,认气于化煞为权看解星,认气于逢绝而生看恩星。此数段乃龙气中认气第一法门也。几看龙须认尊星为主,盖到一方看是何山最高最大,专擅一方,便以之为大父母。看尊星是何星辰,如土星起顶垂肩,大开盖帐,则为土龙势,其所育之子孙,土是本气,金是生气。如木则为煞,如火则为其所泄,如水则又为其所刑。故凡自上而下,遇生旺为子息,遇克害则为其煞。其法当祖《河图》,一以顺生为序,盖父母不可克子孙也。李家《龙经》云:息星克母子荣昌,母星克子死绝亡。盖下可克上,上不可克下也。凡山一到入首之处,看是何星辰,如金星入首,祖宗原是土势出脉,则为真子孙矣。若干入首盖覆之星或带木,不兔相克。然息为金而覆胎之星带木,则子息破母胎而出,原有此理。便是金木相接之处,微有水意,便不隔绝矣。此即合前所云息星克母子荣昌之说,有何妨乎!其法出于《洛书》,一以逆克为序。而吴公解义云:木星入土星,一甲辅明廷。亦以从下克上之不畏也。如今术家所称屏下贵人,夫以木星贵人而在屏土之下,非木入土之说乎!又如大父母既布势降脉而来。若干其间不遇雌雄交媾,何以成胎?故当行到气盛处。须要跌断过峡,一俯一仰而成胎伏,乃成交磺。此去方有生育。若无胎伏,放去必不变化,便是纯阳纯阴,无生机矣。杨公论龙。必以胎伏,意正如此,此于龙腰认气之第一机窍也。龙既跌断,过峡则再起,必有好星辰或开盖覆,必成胎育。盖覆之下,一线起脉为胎。所谓鹤膝蜂腰龙已成,正指此处。此一线垂落,必要水体乃成胎,所谓万物皆生于水是也。此即束气之处胎之下,再起便是息星,或于一节即结,或数节乃结,在所不拘。然乔不可节数太多,以气离胎不可缓,亦不可脱也。息星便是入首,入首之下。再看入手成河穴法。或即贴于息星之本体,或脱落而为另体。乃穴场也。此认真气于父母。相合处正在此。凡龙行度。岂能尽无驳杂。如土龙行度。遇木则为煞,然以木星贵人之峰而在土屏之下,虽为煞而有权。若于贵人峰下少转水而顿起金星,则金可制木之煞,而水为贵人秀矣,岂不化煞为权乎!谓之解星,从此行去,必为生旺,便结穴矣。凡龙行察,必不变换,湖虽生旺,未免太过,反致刚煞矣。如土龙阵势,金星为生,乃一派金星,三五不同,不生支脚。浑是坚刚,则纯阳不化,反为阳龙之绝,必须卸下,或转天虹之土,两边开挣,以分坚刚之气,是以母救子为恩也,或卸下转折,如三奥之水,经泄刚直之气。是以子救母。亦恩也。得此方去结穴,若不得此,便是香火之居,或为铰戈之窟矣。九一方起一尊星,必有一结。或于尽处正受。便为正格。或尽处皆受到煞,则于解星思星之有生机处。或作骑龙,或作斩关,须要详认。覆盖峡前峡后之处,每有结作,正数脱卸处而得,解星恩星之有气也,从龙认气,妙法在此。

 

认龙之气以势,认穴之气以情。昔人云:望气存乎势,立穴乘乎情。大要看龙以势为方。其局有五:曰直,曰横,早回,曰飞,曰潜。《入式歌》云:直龙原是撞背来,中出贵徘徊。言直来之龙势多宜硬,妙在徘徊,乃有气也。横龙原是从例落,逆转须磅礴。言横来之龙,其势不正,气须逆转,而勒定乃收住也。回龙原是逆翻身,顾祖要逡巡。言回龙之势多凑促,其气不舒,必得宽畅逮巡。气乃和也。飞龙原是结上聚,昂首真奇异。言飞龙既属上势,须要轩昂,收得众山水,制得众山水,气象始为奇也。潜龙原是落平洋,撒脉自悠扬。言平洋多撒漫,病在脉不到,故须撒脉悠扬,有分有合。有摆有折,则气乃真耳。从龙论气,大约在此五者。穴法大要有天地人三停,不论高下,只要收得山水,便是真情向也。即如以飞龙而作天穴,情在上聚。法当以龙之气势与上聚峰峦配合为是。昔人断天穴之吉凶,专以龙断,以上聚专主于龙势也,若下面砂水,不为用事,则不必论矣。几收山纳水,只以眼中得力用事者为紧要也,至如雌雄相半之龙,可扦人穴,情在中聚,则以中聚拱揖之砂为应,取人首之脉与之配合,以其后龙之势尚缓,而归堂之水尚低,惟取中聚之砂收而纳之,其气聚,其应速也。至如柔婉之龙,所谓潜龙,多作地穴,则以入口之水为主矣。
  盖平洋之地,一以水之界合为龙,故聚水归堂,乃为有情,故收下聚之气者,妙在用水。昔人断中聚之地以砂,下聚之地以水者,诚有见也。龙备五行之全,故山之形体象龙。龙极变化之神,故山之变换象龙。龙之体纯乎阳,故山逢阳而化,遇阳而生;龙之性喜乎水,故山夹水为界,得水为住。龙之行御乎风,故山乘风则腾,藏风乃歇。龙必得巢乃栖,故山以有局有关乃聚,以无局无关为散。龙凡遇物则配,故山以有配有合而止,以无配无合而行。此言论龙者必深得龙之性情,乃能得其精神血脉之所聚。此认龙气者第一吃紧处也。几宇宙间物理,虽各有五行,以一体而具五行者惟龙。龙之鳞为金,角,与爪为火,身为木,摆折为水,腹之黄为土。今人取天罢星亦备五行,又以辰为罢星,正以亢为金龙,正谓五行之全局也。龙能潜能见,能大能小,能升能降,山之行动,贵有起伏,有变换,正象乎龙,故以龙名。夫辰肖龙,以辰居五阳之地,而龙之气纯乎阳,辰则肖之,故山之行度,遇活动开畅则为阳,乃龙变换之处,山之结穴,遇平坦圆满则为阳,乃龙栖止之处,以其体本属阳也。且以时序论,逢到三阳,则为惊蛰而龙动,及到四阳,则为飞龙在天,非以阳为得令之候乎!若逢夏至,以后渐及五阳,龙则藏之重渊之下矣。龙之性喜水,故山有界水,有大界水则为大界合,有小界水则为小界合。又如金鱼,如虾须,如蟹眼,皆以水言,正以象龙之得水为喜,得水而住也。龙之起,必风云从之,龙之藏,必其云散风静,是故山之止处,亦必藏风乃为止也。龙有龙之巢穴,其巢穴必且深沈建密,乃为龙居。其在山谷,必有岩洞之深逮,其在平洋,必有江湖洲诸,为众水所聚,渊深莫测之处,岂是泄露迫隘。故今堪舆家必取堂局之完密,四兽之俱来,有开有合,有关有锁,正以象龙之巢穴,不得涣散而泄露也。今人论穴,只以安棺八足之所为穴,不知合龙穴砂 水局面城垣而论之,乃为穴也。
  龙气纯阳,其性至淫,凡遇物之雌者则配,是其所喜则与配合,故山家于龙穴砂水皆取其配合,即是此义。今人论龙穴砂水以四件备,不知只以龙为主,今其所谓配合之意,又只是一个他来有惰于我耳。如朝案,如龙虎,只是一个开面转脚,拱揖环抱,便是与我配合,若有一山走去,一水倾流,不我回顾,便是不配,便非真龙之住,便不可言穴矣。辨龙生死,须分三阴三阳;辨穴生死,须识阳多阴少。此二段乃以脉络之阴阳而认气为一法。吴公间星之说,以金木火为阳,水土为阴,谓之三阴三阳。行龙必阴阳互换,乃为变化,乃能生物,故以此为间星。间者,脱换变化之谓也。龙不变化,不成真龙,故必金木火得水土,水土得金木火,两相互济,以成胎育,方结好穴。不然则纯阴不生,纯阳不成,不涸澡而为香火之居,则滥溢而为蛟龙之窟矣。今人立穴,但于入首结作之处,如金开口,木生芽,土挂角,则为阴来阳受,或入首之脉敛而急,至入穴乃平而舒,有脑有窝,有小明堂,亦为阴来阳受,此所谓之葬口,如阳来阴受亦然。《三宝经》所谓阴少阳多得葬法,阴多阳少莫强求,何其专取阳多乎!不知经云惟取乎阳,不犯乎阴,大要万物生于阳和,死于阴肃,故穴情以阳为主,总是阳来阴受,毕竟阴中又有阳,乃可葬也。如平地之突,是阳来阴受,必突顶平坦,乃有阳气而无煞,如突顶削尖,则是纯阴有煞矣,便不可葬,只宜于突旁坦气为阴阳交携之所,方可受穴。前段论龙之阴阳,后论穴中阴阳,皆以阴阳而论生气者也。 龙有变体,或为顿住勒住;穴有变格,则为坠官纂官。此二段乃以大势之缓急浮沈而为论气者之变律也。凡龙之行度,如强弱相间而来,便能多结,有如枝条太长,节数太多,名为长行。金水行到十数节,是困惫无力,但一向行来,手足亦不偏枯,头面亦不峻赠,似乎无力,不谓无体。及到立穴处,忽然顿起高山,巍然成一主星,其手足尽能转翻扛起,则两边枝节皆为有力。若得左右山水凑集,朝案局、面拱注,及所去未尽之龙,又转关有力而作水口,便是大地。此所谓内旺之格也。忽然顿起,故为顿住,此以缓嫩而得顿起,真气自聚,其与穴之缓不取急者同义。又如龙之行来一向狂猛,其势飞腾,收住不得,忽然跌断,再起星辰,婉婉有驻足之意,接下二三节,手足尽为回顾翻转,恰如勒马之状,此与急中取缓之义同其为有结无疑矣。此皆龙之变态,不可不细察也。几立穴必取阴阳冲和、神气融洽为主,若于立穴之处界割深而虾须不明,朝对远而拱揖不密,然真气所在,不得改移,纵穴场至高,亦须深取至一丈许,或至一文五六尺许,惟取前朝外照、雌雄交度处为深浅,此之谓乘除假借,全以外照为主也。以其坠下而按远砂远水,故法谓之坠宫。经曰:低藏高点纳前朝,深浅得乘真气聚。盖如此。又如诸山辐揍,于平洋有大池湖隐注之处,名天仙大会格,以诸龙会于中也。然深广难下,须要认定气势,会定精神,的确何处,可收诸龙之会,可纳四方之气,乃于此立穴培土成坟。其取堂局,立向座,一从诸山之拥护朝案为凭,以其穴乃由聚会处纂定,故法谓之纂宫。经日:饥得饱而阴回,疾遇舒而阳住。盖如此。几此皆廖公之大作用处,亦穴法中之变体也。星体有正有附,兼衬贴之当辨;穴情有显有晦,形气影之宜详。此言入首星辰形体不一,气各有聚有变,不可不细认也。如今人于入首之星辰,只知五星九星合是何体,便为指吁,不知星辰多无正形。如金星到头只是全全一个太阴太阳,有何难辨,不知一个星辰有三体之分,曰兼、日衬、曰贴。兼者如金星而转土转水,则为兼土兼水,又如金星而拖火拖木,则为兼火兼木。相生则吉,相克则凶,此于本体上或左或右,或前或腰,明带而易见者。如贴体则于穴情处仅仅微贴一些,星象乃形之微露处,须细认乃见,如所谓气块之类,又如所谓汤中酥、云中雁之类,此一体而不分者也。正谓星辰之灵光发露处,最宜体认其美恶,俱自本体论生克也。若衬与贴不同,贴不分二件,衬犹分二件也。如所称视衣之样,实是二物而又相依,此于依靠衬贴最为亲切,其吉凶亦以生克论i论气者须于衬之得力、贴之有情、兼之有生处精而辨之,乃能得真气也。又如穴场所在,其证佐有窝钳乳突,是形之可见者也。古人即依形葬之,所谓形葬是也。至有形而无窝钳乳突之可证,只微微有凸有块,又微微有块有弦,谓之气穴,以其有气而无形也,古人便用气葬之。又有本体星辰全无形亦无气,带饱而不开面,然真龙既到,必有真气,乃至脱落平洋,或在田,或在坪,或在湖渚,隐隐隆隆,灵光若露,如所谓乌月沈江、其光在影之类,此即窗外月明窗内白,水边花发水中红之意,全于影上着精神也。
  以此古人又有影光之穴。夫气穴无形,犹不离乎本体,乃影穴则脱本体而在影p向之间。此等微茫,极精极妙,自非道眼,未易言此。今人只知葬形,盖拘拘虾须、蟹眼说耳,岂知造化之妙变化固无穷哉! 盖帐不开龙不窠,轮晕不覆穴不住,束咽不细气不聚,泥丸不满气不充。此言龙穴各有真气凝结之处所,必不可少者。今人但见山势所来,便以为龙,不知有龙之蟠,则有龙之巢,必须有帐有盖,成得一个势帐,而龙乃止。且龙一经盖帐,则一向直来狂奔之气,得此而开肩展翅,畅朗舒徐,煞气尽脱,生气自融,乃可结穴。若非盖帐之龙,不为纯阴,必为孤露,自然不结,纵结亦不大也。轮晕之说何盼乎?以穴场之所,上有横纹细路。圆而且弯,若车之轮,然则阴气不冲,阳气自畅,昔人所谓穴有三轮,其贵无伦是也。晕即日之晕,有其形,无其形,圆而不缺,满而不倾,今人所称太极圈是也,以此认气,则必不犯乎阴,而穴乃真矣。夫结咽之说,乃入首束气之处,如人之喉然。昔人所谓结花结蒂,又譬之吹管者,众窍齐开,必不成响,惟闭众孔而放一孔,则可中律而响音乃成,此善喻也。是故龙之结束气处不可不细。盖气不贵聚不能发散,必须束之至细。则气方聚而穴可结,乃至结穴之处,则又要充满光润,如孩儿头,然必其泥丸精髓满足,而后头面之间气乃充溢,其色乃华,若有一缺陷薄削,则必枯稿,而不可穴矣。于此气脉入首结作之处,最为紧要,不可不细认者。 五星不离水土体,九星常带辅弼随。土星不作倚,五星皆有撞,火木不可益,水土岂能粘。此二段乃认星辰之总体分体而葬,以乘气为一法。夫宇宙间无水不生,无土不成,龙非此不成龙,穴非此不成穴,故凡龙脉入首五星虽各有体,而要之水土必不可无。古人云:或结乳,或结钳,且要从头顶盖圆。凡圆平处即是土体,所谓化生脑是也。又云:不管从头来不来,只要金鱼水荫腮。几水界合处便是水体,所谓虾须、蟹眼是也。如辅两二星亦是水土之义。盖辅星属金,弱I星属水,在九星中隐而不见,常随七星之左右,故凡立穴不拘食巨武,劲头须要辅为之。盖两为之承,所谓来金相水,正是此意。此是星辰之总体化合处,最当体认者也。又如葬法中曰:盖粘倚撞,今人只相刚柔缓急之势而施之,便为的当,不知古人作则用星,仍要于星体上体认,如土葬其饥,岂可脱而粘,水葬其涌,岂可缓而粘,土星倚葬则崩,木星盖脑则破,火星当峰则烈,一或犯此,不为关煞,则为脱气,此于星辰之分体处各有真机也。坐定坐旺坐煞,是谓坐法;全胎保胎破胎,是为作法。 此条特语坐穴之法。
  何谓坐寿?如今强急之能,其气正怒,怒不可犯,则于坦表之处看其四应,可以穴则穴。昔人所谓脱煞坐宕也。何谓坐旺?如今平铺缓嫩之龙,其气正弱,弱不习一乘,当于旺相处乘之,此是葬法。如苏湖一带,凡见冈脊堆阜起处,即为村坟墓,亦是坐旺之法也。何谓坐煞?有如金以刚饱为煞,而刚饱之上下又无穴情,只得从刚处开金取水而坐之。又如金以火为煞,而穴情又在金火相交之处,只得挨金剪火,劈火嘴而骑之,即如骑形之法是也。何谓全胎?如龙卸平洋,则煞气尽脱,至入首之处,如印拿金盆之穴,又属纯阳,则用客i堆培成坡,即古开井怕见土之法,是谓全胎。何谓保胎?如金珠嵌花答之类,半吞半吐而乘之,珠从旁入,花从正入,一广分之气,只取其四,是谓保胎。何谓破胎?如今顽金孤里之类,阴气居多,不大开深取水而成阳穴,则不可下,是谓破胎。全胎如梧桐子之结于叶上,轻浮而胎全露也;保胎如连子之藏于逢房,微露而大半合胎中;破胎如栗子之包于刺包,胡桃肉之藏于坚壳,必破胎而出,乃得髓体也。 挨生旁气,成为脱壳借胎,或为子投母腹;脱煞连生,或为借母养子,或为以子救母。此为乘气中挨生化煞之妙用也。何谓脱壳借胎?即九星论,如天罢乃孤罡,何以成胎?必开孤取水,则受气斯脱,而水乃成胎,放谓之脱壳借胎也。何谓投母腹?如木星而带荡,水星而带金,则原有胎育而子可投,故木不葬木,而莽木之摇荡有水处,水不葬水,而葬水之坚实如金处,非谓子投母腹乎I何谓借母养子?即以五星论,如木体带金者,必破金取水以荫木,是木受病不能养其子,而特借取水穴以荫之,所谓借母养子也。何谓以子救母?如金体而带火者,必于金火相间之处,大开水穴以制之,昔人有取水镇火之法,正谓此耳。夫金母遇火难而得水之为子者,且解且制,则煞不为我害而可化为权,又合作用中留煞为官之说矣。此非谓煞不必去也,以能剪铲刑煞而制之,测在前可作官星,在左右便可作暖气耳。夫造化无全功,安得星辰尽是纯粹,只要晓得超生而避死,蜕煞而逢生,乃为裁成造化之殊功也。 脱龙就局纳前朝,只为半伪半真;撩山劈硬处平基,只畏直来直受。此以前朝后势而为乘气中之进退消纳,亦一法也。凡葬贵棺不离脉,而此之脱龙就局者,乃入首之脉,驳杂不纯,直到一二节上乃为真脉,而前朝却可取,是朝真而入首之脉非真也,如必直顶其脉,则初年不利,当于穴中放出棺二三尺,大作堆金以纳前朝,且受水法之吉,以发初年为是。凡葬贵气不脱脉,而此盲撩山劈硬、退出平基以为穴者,乃入首之脉阴来直硬则煞重。又如子龙作午向,谓之子午淋头煞,则葬之必凶,故须撩山劈硬以作平基,将棺退出平基立穴,则无关煞冲棺之祸。或穴从两边微斜,又或上砌虚扩,下葬真棺,庶可避煞,乃为直来直受之作法也。古人有形葬,有法葬,夫顺其穴之生成而葬者为形葬,或劈削或堆培而葬者为法葬,此皆古人作用之妙处,不可不理会也。
  平洋之气,尝舒尝散,须要汤中浮酥;山垄之气,尝急尝敛,当看水面蟠蛇。此以气之聚散缓急而认穴之微茫。《葬书》中所云葬乘生气者,正在于此。夫平洋之地,阳胜乎阴,故以敛而聚为有气,如所云:“隐隐隆隆,穴在其中”之说,须要体认。盖所谓隆隆者,正谓隐隐之中而有此丰露之象,古人取象于如酥在汤,艮有见也。《葬书》云吉气所起,起即隆隆之谓、酥在汤之谓也。不然则亦铺毡展席,散漫无收而已,何谓穴乎!至如山垄之势,阴胜乎阳,不嫌脉之不到,而嫌气之不和,所以多煞,故须结穴之所圆融平坦,不险不迫,有如水面播蛇之状,活而不死,静而不动,盘旋而无直硬,浑浑一个太极之圈,则形舒气和而煞尽脱矣。古人所谓山垄之龙,葬气不葬形者,正谓此意,此认穴之秘诀也。没水之牛,气仰而吹,宜乘其气;出洞之龙,气直而吐,宜乘其余。精华外露之气如花,宜葬其皮;精华内酿之气如果,宜葬其骨。此四段以气之缓急深浅而为葬之缓急深浅,乃作法也。如平坦之龙脉,潜于地而微露毛脊,至结穴处特起一气,乃吉气之所起也。其气从沈缓而仅浮,不宜缓乘,其为缓来,不妨安绝顶乎!譬如牛之没水,身藏水中而偶露毛脊,特一仰而吹气,则尽在鼻中,若稍脱之便失气矣。此缓来之法也。又如高陇之龙,脉行于山而势奔气涌,至结穴处,须要脱卸,落在平洋,气乃冲和,所谓“来不来,坦中裁,住不住,坪中取”也。其气从盛急而乃舒,不宜急承,其为急来,不怕葬深泥乎!譬如龙之出洞,其气焰方盛,何可犯之;乃其气之吐而有余焰处,则精灵之可掬者也。故宜脱球而葬榜,缓以承之。又如气浮于上,而灵光已露,深葬之则气从上过,故宜浅葬。如木之有华,,之之有珠,其英华尽露于外,深之则伤其质矣。又如气沉于下,而皮肤粗刚,美含于内,不以深取,则气从下过,故宜深葬。如顽金之开孤取水。
  厚土之破角见金,皆于深而得之也。譬如果实之味,皮不佳而肉佳,其精酿在内,所宜深取。今人不察气之浮沉,而概用浅葬深葬者,皆非也。古人谓深葬发迟浅葬发速,所见诚然,但欲速发而概用浅葬,则失古人之意矣。水木龙多易发,正以其气之可浅葬耳。此又论气之久远者不可不知也。龙穴有阴阳,砂水亦有阴阳;龙穴有生死,砂水亦有生死。此以砂水之阴阳生死而论气者也。龙穴之阴阳生死,前已论之详矣,砂何以分阴阳乎?亦开面而舒坦者为阳,以反背而峻赠者为阴。譬之人然:其在正面之间,自然开面平坦而为阳,其在背面,自然反背顽硬而为阴。有面则为向我而有惰,无面则为背我而无情。非惟龙穴贵阳,而砂亦贵开阳也。水何以分阴阳乎?如水之来去屈曲,悠悠洋洋,沉沉浑浑,则舒徐沈凝而为阳;其细如绳,其直如矢,其急如瀑布,其斜如反弓,则急透斜反而为阴。譬之人然:其血脉流通条畅,则呼吸之间自然和,吐纳之际自然调适,不疾不徐,无反无逆,乃可无病c骤然而入,颠读Ij而出,不见安闲沉静,便是病到。非惟砂贵开阳,而水亦贵开阳也。砂之生死何分也?砂无论龙虎案对只是情。向朝我,有面有目有手有足,拱揖环抱,直若仆之从主,妇之从夫,有唱有随,有呼有应,岂不是个有情有意有生发的!譬如人之相见,有卑于我而畏敬我者,有等于我而亲爱我者,其面目虽各不同,而要一气喜喜欢欢雍雍肃肃之意,无不同也。看其面目开发,情意颇恋,则为活动而生,否则直硬顽悍,呼之不来,驱之不去,则为无情无气而死矣。水之死亦以直急返逆,不顾不凝而然。要之砂水生死又总在阴阳上见。盖宇宙间物,总是逢阳则生,逢阴则死。又如人之结胎,男精属阳。女血属阴,阳贵有余,阴贵不足,是故精盛则结,血虚则受,一以阳为主也,又如人之既死,母血先败,父骨犹存,其可收纳天地之气而荫生人者,全在父骨,非一以阳为主乎!又如大而天地,天气为阳,地脉为阴,若非天行至健,顷刻不停,三光为照,雨露为润,一阳来复,万筋乃吹,则地何能生乎?是天地一以阳为主,此乃堪舆家论生死之大关系也。古来大哲见实主此间,亦论及而未尝揭以示人,岂以千古不传之秘,帐以神会而非以言传者乎!
  气有虚实,法当以实投虚,以虚乘实;气有先后,法当先到失收,后到后收。此二段乃以主穴之进退饶减而乘气为一法。前段言几风息之成,初结胎时,以阳精为主,气为胜而形未实,故虚而属阳,阳则不宜缓承,宜中正以乘之.如平面太阳作金盘堆果、如百般花味总居心之类是也。既成胎后,以阴血为主,形为实而气已敛,故实而属阴,阴则不宜急凑,宜脱脉以乘之,如珠则穴其旁、乳不可当头是也。此以进退虚实之间论者也。后段言结穴之所如左插先到,则气归于右,则宜挨右以收左砂;如右插先到,则气归于左。则宜挨左以收右砂。古人谓两官齐到中乘平。气虽耐久而发常迟,先到先收,气从挨倚.乃迎财就禄而发常速,正是引此意。此乃饶减收放之间而论者也。傍城借主,须详审乎乐托;就向锄龙,当消详乎明堂。此二段皆借外气以乘内气,乃坐向中之作法。以龙之来不宜正受。有侧落。有翻身落,不无脱去本来之势而傍罗域或旁水城或傍禄储峰。此皆借乐托以为主,而凭外气以为聚散者也。故曰傍城借主。又有龙气直来,似正受,乃入首之处无面目,向方之处则无情,使不成局,故当看其明堂何堂开局,便当揪龙而就之,所谓以龙定穴,以水定向者,正谓水之聚处,则有明堂而成局,便当准此以定向方,不必拘拘于正受也。《拨砂经》云:无局不言龙。可见局之所在,即龙之所止,故有就向拗龙之法。 点穴须求三静一动。认气须要百死一生。此以动静生死而识气脉之真假,最为关要。何谓三静?案对要静,开面朝拱而无压逼走窜;龙虎要静.内向怀抱而无他顾飞腾;水城要静,绕环凝聚而无反背冲激。中间惟见穴场之所。一脉活动而有精神,此则三静一动,其穴乃真。而认气则于穴场中看其精神。何者是其精神发越处?即如孩儿头一般,头上之骨皆坚,而怪囱门独柔,一呼一吸,可浮可沉,此真生意处。
  古人以化生脑不取象于头而取象于孩儿头者,极有味也。他如厚中取薄,薄中取厚,静中取动,动中取静,必皆余气尽死,而惟此一点独有生机,乃为生气。不然则亦今人所称菩萨面死鳖背之说而已,最宜细察之。 有弦有棱则形真,若涌若凸则气到。认气难于认脉,葬脉岂如葬气。此乃于入首微茫处认出一点灵光之气,为堪舆家至要,亦至诀也。前段言一入穴场当先认形,随即认气。如穴场必有弦棱,则蟹眼、奸须之水乃见,始能成胎。蟹眼是凸穴,其中圆满而起,如蟹眼然,外有蝉巽砂为之阴护,而水微见,谓之蟹眼水也。一有蝉翼砂则弦棱成矣。虾须是窝穴,其中翕聚,如虾须之抱掏然,外有牛角砂为之明护。而水明见,谓之虾须水也。一有牛角砂则弦棱成矣。弦棱成则气聚而不散,天心自然涌凸,乃成胎息。若天心沉陷,乃是花假,不成穴矣。气脉何以分别?几脉之行,必须敛而有脊,乃见草蛇灰线。形虽不甚露,而未尝无形也。几形之有脊而敛处便属阴,阴则有煞不可犯。平坦圆满则为气,如人之身服,犹按之有脊气,则充满遍而无凝滞,乃属阳,阳所宜乘也,但脉易见而气难认耳。谓葬脉不夕P葬气者,正以脉犯阴而气为阳,当葬气也。如前所称太极晕及天轮之说,正是气体耳。时师多能葬脉而不能葬气者,以其原未明此,故祸常多而福常少也。夫苟形真穴正,而又能辨乎气脉,测为人造福,百不失一矣。法葬之葬,法在形里;会意之葬,意在形表。此以穴情变态不一,有穴藏于拙,以人力而剪裁之者,有穴隐于微,以意向而融会之者,此之谓仙踪,凡论气者不可不神会也。夫论穴先论形,乃有形不足以成穴者,如顽金而不少开窝,其刚饱岂可言穴,则当细认其中之微凹处,便为生气,须以开孤法,大用人工,取出水窝以葬之,此全以人力而成,谓之法葬。又如水窝太深,乃阳中之阳,不可言穴,然真气既蓄,必然有结,则宜于窝内或填以土,或垫以石,如龙强,又或垫之以木,须用填实其窝,成个阳中之阴,取披架于其上而葬,此乃虚而实之之法。亦所谓法葬也。他如骑刑剪燥,开孤截荡,各各有法,亦当培则培,当削则削,宜虚而虚,应实而实之法度也,是以杨公有法葬之条。又如有真龙正脉尽钟于此,情势局面亦尽会于此,乃考之穴情,测无真正入相形穴,古人一惟会其精神所聚之意。如官坑梁上挂金斗地,乃在穷源僻坞高岭绝顶之上,两边山势俱是不止,行去且有十数里余,此亦形穴所不相者,但观其气势,则两边龙回虎抱,前面朝对,自近案横栏之外,一望可百里许,远远见鹅子尖为正朝,鸦峰峙左,大茅峙右,三阳并耸,万峰俱朝,去水虽有一二十里,然一折一回之玄,九曲不见其去,穴下余气。亦自成个小明常,如在平地,不见其倾,立在穴内,惟见上聚之派,天清之气,高朗恢弘,森严翕聚,沪然一圣贤清高气象,故当时则用顶门百会之穴而葬之。龙是横来,入首处微有土金贴体,取象金斗则亦以意会之耳。又如坑口麻榨形,龙自高山脱下平洋,阔有十余亩,下脉处虽亦有来龙发到,前面却是一片铺阳,其于窝钳乳突四字,全无佐证,又无龙虎涣风扫来,不可为穴,然真龙既到,却是大结作,当时赖仙只会其中气正聚之处,大开深槽,阔一二丈,一长有三五丈,深办五六足许,取象油槽,喝作麻榨形,穴顶槽头,一取槽沟以聚气,一取槽沟当作龙虎以蔽其风。
  若论穴岂有此等?盖亦会意作之耳,此其法又在形之外矣。龙之贵贱以格辨,龙之正余以祖辨,龙之大小以干辨,故同龙论格,同格论祖,同祖论干。龙之去住以局辨,龙之偏正以堂辨,龙之真伪以座辨。故同龙论局,同局论堂,同堂论座。前一段论龙之来处,后一段论龙之止处,皆认气者不可不辨。夫龙何以分贵贱也?如龙之体势,或以五脑,或以三台,或以华盖,或以玉屏,或以诸轴,成何贵格则不论,龙之二三五节,或长或短,而有此状样,便以贵论矣。要之以穴后一节为主。廖公云“穴后一节为龙格”是已。然龙有贵格而官不尊、福不永者,则多承祖分家之处不得其正耳,故须看其分祖之处为正为余,而后官之尊卑、福之远近可辨也。分祖之处,必须起祖垂肩,成何星辰,成何品格,方为正降。又有祖龙得其正脉,而贵不列于上卿,富不侔乎敌国者,则其枝中之干,而非干中之于,故其力量终不足以揽全胜、当大任耳。盖有百里之干,始收百里之形胜,有千万里之干,始收千万里之形胜,又岂可以眼前之器局分大小也。
  凡论龙之来处,一当以此为准。龙何以定去住也?夫龙必有巢穴乃播,故凡一到方所,看其城垣关锁,局面宽圆,成个巢穴,则知龙之归宿在此,然有于此则为正、于彼则为偏者,以堂在此不在彼也。苦人所谓山归成龙,水归成穴,正以堂之聚处为水所归耳。乃又有堂正而穴不真、葬不发者,以入首之盖座在此不在被也。盖座如木秀华盖、i秀冠盖、金秀宝盖之类,犹是众所共倚,又如乐托、禄储、衬贴之类,亦是显而易见,只如化生之脑、天轮之盖、太极之晕,任其左闪右倚,俱有隐隐盖覆之意,此是入首真盖座也。必有盖座而穴乃真。譬如都邑之间以龙之垣局,即城郭也,以龙之穴场,即堂厅也,以龙之座向,即台座也。凡论龙之止处,一当以此为准。 凶星不无夹杂,只要有胎有化;吉曜纵然雄耸,亦要有精有神。此言认生气于微茫者所当致审也。如五星得共正体无论矣,有如直硬之木而微带泡节,有水之意,如扫荡之水,而微露坠块,有金之意,是为逢胎,则就其母而子有靠,不为败也,又如火金相战为天里,但看其中微有水窝,则从其微窝而大开深取,以成水体。盖金刚饱而用水以泄之,则以泄而化其凶也;火伤金而以水制之,则以制而化其凶也。此以人力而为化者。又如粗版之土而微露金意,则以生而泄其气为化,如太阴之角带火然。金盛而火微,可周以陶熔乎金,而金反粹,则以制而成其美为化,此又生成之自然而化气者。如出身自不逢胎,又不逢化,则难下手矣。又如冲天之木本美,然望之而险峻,不秀不雅,是木无华。又如献天之金至耸,然望之而顽蠢,无体无仪,是金无色。又如焰天之火亦至难得,然望之而峻赠,非笔非剑,无影无焰,是火无光。又如平天之土、涨天之水,皆是尊贵,然望之而非屏非阁,无波无纹,是土为奎而水为荡也,何足贵哉!又如贵人在衙,形便要有个堂堂之气象,将军接剑,形便要有个威权模样。又如仙人跨鹤,形便要有个清风高韵,若文而不雅,秀而不严,清而不高,便是无精神,亦不发福,何足贵邪!此证星辰者尤当证其精神。大抵山有体魄,有精神,认体魄易,认精神难,此非别有大窍,未易语此。 陵谷变迁,山川改色,造物固自有时;控制山川,打动龙神,作用亦自有法。今人但见先贤作用,有甚奇甚隐,而不可测度者,便以为幻妄而肆讥说,不知造化尚无定体,尚无全功,不无与时推移,岂以人为而不随时随俗以为之裁成者乎!昔人所谓“人不天不因,天不人不成”者,非虚语也。大如黄河南徒而气运亦南,小如金沙滩出见而牛僧果应内召;又大如黄河清而圣贤出,小如壶,公以时易色而两郡人材兴替随之,此非造物固自有时乎!又如微郡之城设努楼以射五鬼,丁源之墓开油槽以应麻榨,杨公所谓如睡如蒙,或发以钟,廖公所谓灭火灭瘟,则凿其地,至今其应如响,此非作用亦自有法乎!凡如一枝一派山水,则可眼前而定,至于大形大势,或以近应,或以远应,其应验固自有时。盖山水既非眼前点检得尽,则福泽赤非眼前计量得尽也。且如前贤作用,有应之当年,亦有应之数十年及千百年者,皆不可以寻常耳目窥测。磋乎,差乎,自非神心慧识,孰能当此乎?


最宝贵的东西不是你拥有的物质,而是陪伴在你身边的人每个人都会犯错,你若真的深爱一个人,无论他以前如何对你,无论他犯什么错,你都会去原谅,甚至为他找理由。你若不爱一个人,可能对方只说错了一句话,就立刻翻脸分手。所以,当一个人抓住你的小错而分手,不是因为你的错,而是因为不爱你。原谅这种事,只和爱的深浅有关。有多少爱,就有多少原谅。生活需要斗智斗勇,这跟学历无关,跟历练有关。出去走走,看看不同的风景,接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