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敦煌石窟介绍之五(隋代)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21:06:28



受益一生的93个智慧!(四)春来第一鲜—行气益阳凉拌韭菜大学里交不到知心朋友,看别人都是成双结伴的自己却感觉孤零零,没有固定在一起的闺蜜怎么办?各位觉得象棋与围棋有什么最重要的不同之处?人世间最精辟的名言警句(一七五)

孙锡良:“房地产”已经成为反腐败和执政为民的方向标感悟2011经典人生必读短句轩辕黄帝传奇2013新课标高考状元笔记(化学)——全国一流重点中学内控资料扑克收藏------民国四大奇女子2012经典伤感语句广西马山人考验风水师的办法把“失眠”辨证说清楚,简单穴位解决它。。。【转载】经方大师胡希恕治疗口腔溃疡一剂见效世界首富的20条语录比尔·盖茨财富密码古墓里长明灯为何千年不灭?长明灯怎么制造的?新概念英语第一册(第73课)起名取名的绝招/三步看出姓名如何妨碍你一生/依托你名字的笔画数看看你最靠啥活着(2013年9月28日)家事一点通1000例(图文)(2)【涨姿势】手机卡升级啦,你造吗!27岁,如何拓展和管理自己的人脉?完美告别诗词风景之美,惟我中华才有(组图)小故事大道理:一口昂贵的痰人生如梦,亦如戏。如何用人性化管理方式服务青年员工成长【靓女倩影49】娇艳的风情中俄聯手美無力助日本包圍中國【唯美音画】═╬☆☆☆爱贵在珍惜,情重在懂心☆☆☆╬═中国历史—元朝程门雪:通补奇脉汤

两个白菜包子-震撼心灵的真情故事爲什麽這2個季度奢侈品和時裝零售業一片慘綠?【十字绣教程】十字绣图案图解程门雪:通补奇脉汤

敦煌石窟介绍之五(隋代)

 隋代洞窟介绍
      隋代从王朝立国开始,就采取了有力的措施,战胜吐谷浑与突厥,巩固了自己的西北边防疆土,敦煌莫高窟进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走向自己艺术顶峰前的兴盛期。杨坚、杨广两代佞佛,用封建法律与皇权的手段弘扬佛教,并对河西走廊、西域用兵频繁,促进了石窟寺建造的不断兴盛。 隋代敦煌莫高窟石窟艺术,在原有的汉晋传统结合外来影响所形成的地方风格的基础上,面临中原文化艺术与西域文化艺术两种风格的熏染,从多方面不断融合、取舍、探索,准备着一个新的文化艺术繁荣时期的到来。

      敦煌莫高窟除去后代凿窟毁去的残龛,现存隋代三十七年间开凿的洞窟七十余个:第56、59、62、63、64、206、253、255、262、266、274、276、277、278、279、280、284、292、293、295、302、303、304、305、311、312、313、314、315、316、317、388、393、394、396、397、398、401、402、403、404、405、406、407、410、411、412、413、414、416、417、418、419、420、421、422、423、424、425、426、427、430、433、434、436、451、453、455和485等窟。

      隋承周制,敦煌莫高窟艺术在开皇九年(公元589年)以前,带有浓厚的北朝风格,还属于北朝佛教艺术的范畴。人物造型、内容布局、窟形、色彩和装饰纹样的运用,都与北周洞窟艺术风格接近。开皇九年(公元589年),隋灭陈,南北统一的政治局面开始形成,在文化艺术上开始走向其极盛的时期。这一时期,丝绸之路空前通畅,海西三道总凑于敦煌。政治使节、远征士卒、商旅队伍、僧者伎乐东来西去,西来东去,一派兴盛繁荣景象。敦煌玉门关、阳关之外,无尽的瀚海,不测的旅途艰险,自然激发人们离别敦煌前向石窟寺布施、祈求平安、鼓舞勇气的感情需求,为敦煌莫高窟文化艺术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出现了质量和数量上都超越前代的空前现象。

      这一时期莫高窟的佛和菩萨造像,大都是广额丰颐、体态健硕、腹部微凸、神情怡脱的“度济者”,仿佛他们也将以自己雄健的体格和开朗乐观的情绪去远征西行,去穿越冰山沙漠横亘、狂风酷热肆虐的漫长古道。同时,佛和菩萨被装饰得十分华丽,大都“佩金玉、被锦罽”。雁行成列的伎乐飞天,在洞窟壁顶的蓝天里追逐翱翔,错彩成行的千佛,晃灼着信徒眼目的金色面孔,在石窟深处闪烁着它们的幽光。壁画上细致繁丽的风格和塑像衣褶彻底改变了阶梯式的作法,而变为贴体流畅的衣纹。佛和菩萨的装饰物也由石窟艺术家以运往海西的丝绸和织锦图案来纹饰,佛的袈裟上、菩萨的衣裙上艺术而现实地绘画有“联珠狩猎纹”、“联珠飞马纹”、“菱形狮凤纹”、“菱形团花”、“棋格团花”等。
    隋代敦煌莫高窟修窟的窟形,先有须弥山式中心塔柱,以后多是西壁开龛或西南北三壁开龛的覆斗顶方形窟、人字披顶方形窟,还有了三面开龛的中心龛柱与前部三铺大像结合在一起的新形式。

      在绘画题材上,作为佛经“变相”的经变画内容开始丰富起来,结构也趋于宏伟,除去图解抽象的教义,还包含着一些故事情节的描绘,画面结构也适应新的内容创造出了新的形式。隋代莫高窟壁画上出现了“阿弥陀经变”、“药师经变”、“弥勒上生经变”、“维摩诘经变”等结构简单的经变和鸿篇巨制的结构比较自由的“法华经变”等,是为敦煌莫高窟经变画艺术的探索时期,为唐代的进一步发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隋时期是敦煌莫高窟艺术的探索时期。虽然隋代是个短暂的王朝,共维持了38年,却在莫高窟中留存了70余个洞窟,而且有些洞窟规模宏大。在隋文帝统治的20年间和大业初期,当时敦煌正处于经济繁荣时期,这是修建石窟的物质基础。隋代洞窟的塑画艺术的保存,相当一部分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

      隋代敦煌石窟建筑的位置,主要是从南段中心的魏窟群向北端和下层发展,与魏窟共占了长约400米的崖面,其中也有少数隋窟是对原魏窟的修改,从隋代壁画的下层可以剥露出魏画。

      隋窟的窟形大体上和魏窟相似,仍按北魏中心柱窟,于主室后部凿有直通窟顶的中心柱。还出现了另一种中心柱窟。石窟平面为方形,中心柱下部为方坛,中心柱上部呈倒塔形直通窟顶,塔刹四龙环绕,以象征为须弥山。窟顶前部有人字披,后部有平基。最主要的窟形是殿堂窟(即覆斗顶窟)。这一种洞窟的平面为正方形,窟顶作覆斗状,窟顶四面呈斜披。

      在隋代窟中,有的正面开龛,有的三面开龛,有的作马蹄形佛床,有的依壁造像,布局多种多样。第292、427等窟就属中心柱窟。第302、303窟为方形窟。第407窟即属覆斗顶窟。隋代石窟形制的变化,主要呈现在窟内布局和内容上。由于早期洞窟,多以说法、禅定和弥勒等塑像为主尊,到了隋代则普遍出现了群塑。一些在建筑空间上很典型的中心柱窟,窟内布局也有所改变,如第292、427窟,以三铺大立佛为主体,形成一派庄严的佛堂气氛。

      隋代的石窟形制和内部布局,注重摹仿中原寺院,西域石窟的影响已逐渐消失。随着时代的变化,敦煌建筑画也就随着变化。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到了隋代,已经把宫殿、寺院渲染在经变画中,天宫经变建筑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出现了一殿二楼的典型代表。建筑画很简单,很单调。第423窟前部人字披顶西披画《弥勒上生经变》,就反映了弥勒菩萨常坐宫中为诸天人讲经说法的情景。这幅建筑画没有表现建筑的体积和建筑的纵深空间,整个建筑画画面简单,气氛单调。

      隋代的壁画在各个主题都有鲜明特点。

      (1)佛像画(尊像画)

      敦煌莫高窟隋代壁画仍以本生故事为主体,说法图逐渐为发展起来的经变画所代替,单身菩萨像出现并逐渐增多,图案纹样画更加富丽多彩。第420窟就是隋代洞窟,东壁门上的释迦牟尼说法图就是最具有代表性的。佛居中,结跏趺坐于金刚宝座上,作说法相,左有观世音菩萨,右有大势至菩萨,十大弟子分别在佛和菩萨的身后。

      此图共画佛陀、菩萨、弟子十三身。绘全十大弟子是隋代说法图的一大特点。人物造型和彩塑造型相一致。

      在隋代第303窟的北壁千佛图案中,还有一幅二佛说法图。释迦牟尼佛和多宝佛均一腿平放,一腿曲抬,手作说法印,坐于双狮座上,二佛身后各有捧着莲花的供养菩萨,二佛两侧各有一身手持莲花的胁侍菩萨。图形有了新的特点,多宝塔画成佛龛形,二佛坐于龛内。人物也增多了。人物造型和绘画技艺仍沿用北周风格,四周的小千佛仍沿用西域晕染法色彩变色后的小字脸。

      隋代单身菩萨像逐渐增多。具有代表性的是第394窟和第276窟。西壁佛龛两侧中间各画一身胁侍菩萨。南侧的观音菩萨,脸形方圆,弯眉细眼,大耳垂肩,头有桃形三色圆光,戴三珠宝冠,披天衣,露前胸,系长裙,赤足踩大莲座,左手提净瓶于腰下,右手举火焰宝珠,身边有莲枝攀绕。

      在276窟中,迦叶身旁有一尊观音菩萨像,脸形丰圆,弯眉细眼,棱鼻厚唇,唇边有蝌蚪式小胡子。头有三色圆光,戴化佛宝冠。露前胸,披天衣,系长裙,配饰有项圈、手镯、臂钏、璎珞、流苏。赤足踩大莲花,右手举柳枝于肩下,左手持净瓶于胸前。此观音菩萨的造型已有变化,身材修长,脸形丰圆,神态也比较慈祥,衣饰华丽,已脱离隋代风格,向唐代菩萨过渡。供养菩萨在隋前期和彩塑造型的风格相一致。头大身短,面相丰圆,肩宽腹圆,体态健美。在绘画技艺上,肉体用中原式晕染。第420窟的六身供养菩萨就具有这种特点。

      第402窟是隋晚期的洞窟。供养菩萨的造型已有明显的变化,脸形长圆,弯眉细眼,棱鼻厚唇。菩萨的衣饰华丽,色彩鲜艳。

      隋代已不采用单幅画的形式,完全用横列的手卷式的连环画出现。故事分段更细,表现也更为复杂,背景的山水树木屋宇,尤富于装饰的情趣。所用的颜色,以青、绿、白、棕为主。

      (2)本生故事画

      敦煌莫高窟北周第428窟,隋代第419窟,宋代第454窟,《须达拿太子施象》壁画故事是其代表作。另有北周第294窟,隋代第423窟、427窟,唐代第9窟亦有反映此题材故事画。内容根据《太子须达拿经》绘画。壁画故事有两种表现形式:第294窟、419窟、423窟、427窟、428窟为横卷式连环画,有“S”形和上下犬牙交错进行式两种构图;第9窟、454窟为连续画面按顺序描绘的屏风画形式。

      隋代第419窟《须达拿太子施象》故事画,画面构图灵活多变,主要情节画面较大并放于横卷中心位置;而次要情节画面较小并放于主要情节画面的上下和周围。

      (3)经变画

      经变在这个时候逐渐得到发展,题材渐渐多了起来,构图也力求生动与变化。

      《法华经变》最早出现在隋代,也是大乘佛教的一部重要经典,在莫高窟第419、420、303、313窟。但是第420窟中的《法华经变》是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一个。《法华经变》有六品:《序品》、《方便品》、《譬喻品》、《见宝塔品》、《观音普门品》等。第420窟中就有四品:北披是《序品》,南披是《譬喻品》,西披是《方便品》,东披是《普门品》。整个画面十分密集,以小组画为主,画与画之间用楼阁房屋、青山绿水相隔。

      《维摩诘经》也是大乘佛教的重要经典之一。它共分十四品。《维摩诘经》最早也出现在隋代,在420窟中绘制。它主要内容是:在毗耶城有一位大居士,名叫维摩诘,他精通大乘佛教的哲理,善于辩论。因装病在家,释迦牟尼知道以后,就先后派了十大弟子、弥勒等四大菩萨前去问疾。但谁都害怕维摩诘的弘理辩论,都不敢前往。最后,文殊菩萨承佛旨,前往问疾。画面上维摩诘盘坐在殿前中央,双眉紧锁,面庞消瘦,手执麈尾,扬头向前,慷慨激昂,似乎正和前来问疾的文殊菩萨展开激烈的辩论。

      《药师经变》也是莫高窟壁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最早出自隋代。它的主要内容反映东方药师佛国中各类佛神之间地位关系,没有描绘极乐净土美妙景象。在隋第394、417、433、436窟中,都绘有《药师经变》。第433窟的药师佛盘坐在莲台上,作说法相,身后有背光,有华盖,两侧有站立在莲花上的两身菩萨,即日光菩萨和月光菩萨,与药师佛合称为“东方三圣”,供养药师佛,祈福消灾,免遭诸难,超度亡灵。

      (4)供养人画像

      隋代供养人画像,继承北周传统,保持着装饰效果和程式化手法,大多画于石窟下部。

      隋第390窟绘画供养人83身及从者80余人,男供养人幞头靴袍,或襦裙大裘,捧花盆;女供养人头饰盘髻,身体修长,穿窄袖小衫,系长裙,披帛很自如地从两肩或两肘弯垂下,其手捧花枝,动作优雅,色调柔和。在供养人行列中还出现了一些比较活泼的场面,有车辆、牛马和奴婢随从,还有供养女乐一组,分别演奏着琵琶、箜篌、方响、横笛、排箫等诸般乐器,缓缓行进。

      (5)图案画

      隋代壁画中最丰富多彩的还是图案画。 图案不仅大量用于菩萨塑像及画像的衣饰中,也用于它身后的背光、龛楣及窟顶等处。藻井尤为富丽,其结构大都为中央是莲花,四框是各种二方连续图案。

      第407窟的顶部藻井比较宽大,有八瓣大莲花仰开。三只追逐的兔子在莲花中心,藻井中央是象征蓝色的天空。在蓝底色的莲花四周,有八身飞天,姿态各异。三只追逐奔跑的兔子在莲花中心尤为奇特,造型优美。三只耳朵组成了等边的三角形,三只兔子不停地在一个圆中奔跑,使三只兔子的三只耳朵,巧妙地代替了应有的六只耳朵,不论从哪一边看,一只兔子都有二只耳朵。由于我国古代的画师有高度的想象力,所以给我们留下了今天这优美的图画。莲花中心的兔子和莲心外围的飞天,它们飘旋的方向与天花是一致的,所以形成运动的合力,静止中的莲花仿佛也在运动。

      隋代的洞窟给人总的印象是装饰趣味很浓厚,这是和图案应用的普遍和它的多样化分不开的。

      隋代的艺术家,正在进一步摆脱外来艺术的影响,走向创造自己民族艺术形式的道路。外来风格经过长期的吸收融合,主要是社会审美观念的要求支持着艺术家的革新尝试,才出现了隋代这种虽未完全成熟,但已充分体现了自己民族特色的艺术。只有这样的艺术,才能获得广大群众的喜爱,也才有宽广和光辉的前途。北魏的艺术充满原始气息,而唐代的艺术绚丽多彩,隋代艺术在两者之间架起了桥梁。

      代是敦煌彩塑走向成熟的发展奠基时期,隋代的塑像也还有不少的遗存。除了承袭北魏一佛一菩萨的配例方式外,同时又出现了大型力士像和天王像,还有三铺高大立像三身佛或三世佛,又塑造出了十大弟子阿难和迦叶等塑像。从造型风格上看,隋代的塑造艺术家进一步突破了外来艺术规范的束缚,已逐步形成自己民族的风格。

      隋代第427窟计塑像28身,它由三组塑像布局,也是莫高窟保存隋代最完好的洞窟之一。但它还有一定的缺点,虽然改变了北魏的“秀骨清像”的作法,发展成雍容厚重的风度,但在人物造型上受到中原佛教艺术的影响,人物的整体效果还不是太完美,头大,上身长,下肢短,肢体的比例不相称。

      还有一个缺点就是脸部略嫌扁平,虽然表现了一定的庄重、慈祥,却也显得呆板。由于这一代艺术家的努力,结合自己民族艺术特点,逐渐克服缺点,在实践中改进提高,才出现优美绝伦的唐代塑像。塑像衣着的富丽也是前所未有的。塑像原是塑造与彩绘的结合,可以说从隋代开始,才充分发挥了彩绘的装饰作用。

      隋第427窟中的三身佛是敦煌彩塑中最高大的一佛二菩萨的三组佛像。佛身高4.25米,菩萨身高3.62米。这三组佛像塑在主室中心柱人字披下,每佛左右各塑胁侍菩萨。三组一佛二菩萨形成三佛鼎立布局。佛像头大,腿短,颈粗,额宽,颐满,头微俯,脸部扁平,鼻直唇厚,眼下视。佛身着紫红色通肩袈裟,菩萨着天衣长裙。衣裙上彩绘精美的花纹图案。佩戴手镯、璎珞、臂钏,珠光宝气,显得高贵华丽。

      在敦煌莫高窟塑像中,塑造的佛弟子形象主要是大弟子迦叶和小弟子阿难。佛为坐像,左边是迦叶,右边是阿难。所有的迦叶和阿难,在不同的时代,给我们留下了不同年龄、不同性格、不同艺术风格的造像。隋代第419窟的阿难是一位少年阿难。圆脸方额,细眉大眼,直鼻厚唇,面庞流露出内在的淳朴和浓厚的稚气。身披绿色袈裟,双手斜捧桃形小钵,谦诚恭敬地立在佛的身旁。

      419窟的老迦叶与少年阿难是一个鲜明的对照。方脸大耳,满面皱纹,嘻笑露齿,鼻翼两侧肌肉松弛,两眼深陷,目光衰退,不辞辛苦,饱尝风霜。表现了一个游方说法、随机应变、终身苦修的老迦叶形象。四大天王像也是莫高窟彩塑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四大天王在佛教里被称作“护世四天王”。在隋代第427窟中,古代匠师夸张了天王的头部及上身躯干,使之腰圆背厚,胸鼓腹隆,显得顶天立地,神情威严。头戴花冠,身穿战裙,甲胄严整,披巾贴身,身躯魁伟,健壮剽悍,足着高靴,脚踩地神,表现出一副不怕一切的威势。金刚力士是天王身边常配的力士。他们手持金刚杵护法,在第427窟中,赤腿光足,双脚五趾分开,两腿粗壮,肌肉凸起,筋脉暴张,趾关节粗大,身躯粗壮。这二位力士头戴宝冠,耳饰垂肩,裸上身,披长巾,腰束战裙,昂首怒目,执肘握拳,咬牙切齿,作怒吼状。古代匠师们用块面来表现骨骼和肌肉用力时的起伏转折,加上咬牙切齿,怒目而视的表情,把力士的雄猛、强暴、放纵不羁的特性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敦煌莫高窟 隋代诸窟 

      隋代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朝代,我想在敦煌莫高窟中也一样可以有同样的结论。

      就石窟的数量而言,隋代37年间共开凿石窟70余座::第56、59、62、63、64、206、253、255、262、266、274、276、277、278、279、280、284、292、293、295、302、303、304、305、311、312、313、314、315、316、317、388、393、394、396、397、398、401、402、403、404、405、406、407、410、411、412、413、414、416、417、418、419、420、421、422、423、424、425、426、427、430、433、434、436、451、453、455和485等窟。

       就石窟中的空间布局和建筑风貌而言,中心塔柱、覆斗型、方形窟各有代表,一佛二菩萨二弟子、三世佛等的布局逐渐丰富,第303窟中如同莲花般精美的中心塔柱精彩之极。

      就石窟中的壁画而言,更加融入了中原的布局与线条的特点,有的菩萨线条流畅,神态优美(如第276窟西壁菩萨),而有的场景布局缜密,色彩浓艳(如第420窟窟顶法华经变),有的缠枝花卉如同油画,雍容艳丽(如第420窟窟顶装饰花卉)。就壁画的内容上也有突破,从以前的本生故事转向经变画。隋代莫高窟壁画上出现了“阿弥陀经变”、“药师经变”、“弥勒上生经变”、“维摩诘经变”等结构简单的经变和鸿篇巨制的结构比较自由的“法华经变”等,是为敦煌莫高窟经变画艺术的探索时期,为唐代的进一步发展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就石窟中的雕塑而言,则具备了一佛二菩萨二弟子等的群体布局,非常珍贵。同时又出现了大型力士像和天王像,还有三铺高大立像三身佛或三世佛,又塑造出了十大弟子阿难和迦叶等塑像。雕塑的风格浑圆敦厚,神态庄严。隋代造像以第419窟、420窟、427窟为代表,特别是第427窟计塑像28身,它由三组塑像布局,也是莫高窟保存隋代最完好的洞窟之一

 

第303窟中如同莲花般精美的中心塔柱精彩之极

第419窟位于石窟中部三层,洞窟为前部人字披顶,后部平顶窟,正壁(西壁)开龛,龛口略方,龛内塑一佛二弟子二菩萨,画忍冬火焰背光,龛左右壁各画三弟子,龛顶呈一面披形,佛光两侧各画散花飞天三身。龛上塑出龛楣,画莲花化生和摩尼宝珠;采帛龙首龛梁,缠枝莲花龛柱。
窟正壁彩绘富丽,色调热烈,彩塑的内容突破了早期一佛二菩萨的定形格式。主尊趺坐佛面相和整个形体丰满圆实,端坐作施无畏印,塑造手法概括,洗练并略带夸张;身着田相纹袈裟,质感厚重,衣纹仍作既有的阶梯式,但趋于简化。

自北朝以来,龛梁尾部多塑龙首为饰,躯体蟠曲,张牙舞爪,形状凶猛,以示护法。龛外两侧面上部飞天及天宫栏墙以下,画维摩诘经变问疾品,左侧(南侧)为文殊师利菩萨,右侧(北侧)为维摩诘;以下两侧各画三弟子、三菩萨。龛下残存药叉。左(南壁)、右(北壁)、前(东壁)三壁上沿画飞天和天宫栏墙,栏墙下有三角垂帐纹,以下画千佛、千佛以下画供养人、药叉。左、右壁的千佛中央各画有说法图一铺。

弟子和菩萨塑像都堪称杰作,他们虽同属佛的近侍,由于职司地位有别,道行等级不同,所以通常菩萨的形体略大于弟子。佛右侧的弟子阿难,双手托钵,足蹬高履,身穿百纳衣,外套朴素的袈裟,给人聪慧乖觉、年少俊雅之感,造型结构上略显头大,体格似在发育之中,圆润的脸庞流露着内在的淳朴,轻盈的姿态洋溢着孩童的天真,作者赋于阿难聪明少年所具有的斯文和潇洒的风度,兼有满面稚气而故作矜持的神情,成功地塑造了一位少年和尚的形象。

左侧的弟子迦叶,则表现为一个历经苦修的高僧,他瘦瘠的脸庞显露着皱纹,深陷的眼窝滚动着一双混浊灰暗的眼睛,干瘪的嘴唇内有几粒稀疏的牙齿,一只手托着陈旧的瓦钵,一只手握拳举在嶙峋的胸前,这正是迦叶饱尝风霜、终身苦修的记述。他那顾盼流转的两眼,豁朗爽直的笑口,又仿佛表达他获得彻悟的欢愉心情。

两旁的菩萨像亦是隋代菩萨的代表作,菩萨面相圆中显方,两眉相连,眼细鼻直,轮廓清晰,头大、肩宽、腿短,具有隋代造型特点。左手持麈尾搭肩上,右手下垂提净瓶,系观世音菩萨像。神情静谧含蓄,端丽庄重。

 

第276窟西壁菩萨

 

 今人临摹的隋代菩萨

第401窟菩萨

今人临第401窟菩萨

第420窟内景

第419窟 须达拿太子·萨埵太子本生

第303窟法华经变 

 下图第427窟三身佛像(一佛两菩萨):菩萨面相圆中显方(方颐),两眉相连,眼细鼻直,轮廓清晰,头大、肩宽、腿短,具有隋代造型特点。

 

第427窟内景

   

 

 

第427窟内雕塑

 

 

 

 

427窟外景(宋代重修) 

第311窟平棊

 第427窟和303窟

 

 

伯希和也注意到了隋代洞窟的雕塑和中心柱

---------------------------------------------------------------------------------------------------------------------------------------------

莫高窟第419窟隋


  第419窟位于石窟中部三层,洞窟为前部人字披顶,后部平顶窟,正壁(西壁)开龛,龛口略方,龛内塑一佛二弟子二菩萨,画忍冬火焰背光,龛左右壁各画三弟子,龛顶呈一面披形,佛光两侧各画散花飞天三身。龛上塑出龛楣,画莲花化生和摩尼宝珠;采帛龙首龛梁,缠枝莲花龛柱。自北朝以来,龛梁尾部多塑龙首为饰,躯体蟠曲,张牙舞爪,形状凶猛,以示护法。龛外两侧面上部飞天及天宫栏墙以下,画维摩诘经变问疾品,左侧(南侧)为文殊师利菩萨,右侧(北侧)为维摩诘;以下两侧各画三弟子、三菩萨。龛下残存药叉。左(南壁)、右(北壁)、前(东壁)三壁上沿画飞天和天宫栏墙,栏墙下有三角垂帐纹,以下画千佛、千佛以下画供养人、药叉。左、右壁的千佛中央各画有说法图一铺。

  窟正壁彩绘富丽,色调热烈,彩塑的内容突破了早期一佛二菩萨的定形格式。主尊趺坐佛面相和整个形体丰满圆实,端坐作施无畏印,塑造手法概括,洗练并略带夸张;身着田相纹袈裟,质感厚重,衣纹仍作既有的阶梯式,但趋于简化。弟子和菩萨塑像都堪称杰作,他们虽同属佛的近侍,由于职司地位有别,道行等级不同,所以通常菩萨的形体略大于弟子。佛右侧的弟子阿难,双手托钵,足蹬高履,身穿百纳衣,外套朴素的袈裟,给人聪慧乖觉、年少俊雅之感,造型结构上略显头大,体格似在发育之中,圆润的脸庞流露着内在的淳朴,轻盈的姿态洋溢着孩童的天真,作者赋于阿难聪明少年所具有的斯文和潇洒的风度,兼有满面稚气而故作矜持的神情,成功地塑造了一位少年和尚的形象。左侧的弟子迦叶,则表现为一个历经苦修的高僧,他瘦瘠的脸庞显露着皱纹,深陷的眼窝滚动着一双混浊灰暗的眼睛,干瘪的嘴唇内有几粒稀疏的牙齿,一只手托着陈旧的瓦钵,一只手握拳举在嶙峋的胸前,这正是迦叶饱尝风霜、终身苦修的记述。他那顾盼流转的两眼,豁朗爽直的笑口,又仿佛表达他获得彻悟的欢愉心情。两旁的菩萨像亦是隋代菩萨的代表作,菩萨面相圆中显方,两眉相连,眼细鼻直,轮廓清晰,头大、肩宽、腿短,具有隋代造型特点。左手持麈尾搭肩上,右手下垂提净瓶,系观世音菩萨像。神情静谧含蓄,端丽庄重,表现出一种女性美。

  窟顶后部平顶中央画弥勒上生经变,表现弥勒在兜率天宫说法的场景。在五间歇山顶殿堂内,弥勒菩萨交脚坐须弥座上,两侧侍立二菩萨、四天王。殿堂外侧起重楼,高四层,内有诸天眷属奏乐、供养。再外侧画乘龙车的帝释天(右侧)和乘凤车的帝释天妃(左侧),周围有飞天,人非人簇拥随行,表现诸天神前往兜率天宫赴会,画面充满欢乐的气氛。帝释天以下画菩萨坐束腰莲座上,为跪在膝前的信士摩顶授记,两旁侍立供养菩萨三身,与之对称,左侧帝释天妃以下,亦画菩萨坐束腰莲座上,为思惟像,二供养菩萨侍立身旁。

 

莫高窟第419窟  隋

 

迦叶像  西壁龛内北侧

 

阿难像  西壁龛内南侧

 

迦叶、菩萨像  西壁龛内北侧

 

阿难、菩萨像  西壁龛内南侧

 

主尊佛像  西壁龛内

 

佛龛及彩塑  西壁

 

洞窟西壁  西壁

须达孥本生  人字披顶东披

 

法华经譬喻品和萨缍太子  人字披顶西披

 

帝释天妃  窟顶后部平顶南侧

 

窟顶后部平顶北侧

 

文殊  西壁龛外南侧

 

维摩诘  西壁龛外北侧

 

说法图与千佛  北壁

 

弟子与菩萨  龛外南侧
----------------------------------------------------------------------------------------------------------------------------------------------

莫高窟第420窟

      此窟为覆斗形顶,平面呈方形。南西北三各开一龛,西壁为圆券龛,龛口略方,作内外两层,龛内塑一佛两弟子四菩萨。内层龛口塑缠枝莲花龛柱,彩帛龙首龛梁,画忍冬莲花化生龛楣,联珠纹边饰,外层龛口顶部画龛楣周沿火焰纹,火焰纹楣尖达窟顶西披。南北两壁开方形浅龛,内各塑趺坐佛和胁侍菩萨。此窟的塑像,体形结实,形象端庄,菩萨像肩寛腰细,比例匀称,面部造形轮廓分明。楣棱、鼻棱、颐棱转折清晰,整体感强,衣饰塑造手法简练,青绿装饰与壁画土黄基調成对比,装饰效果显著,裙上所饰联珠纹构成的圆环形中又有狩猎纹图案,这种狩猎联珠纹图案具有波斯艺术风格。它的出现,与隋王朝经营河西,打通丝绸之路,中西文化交流的进一步发展有着密切关系。西壁龛外南侧手持柳枝的观音菩萨,是室内塑像中的佳作。

  此窟的南、东、北三壁,大面积的绘制千佛,在东壁门上,利用门上的矩形空间绘制说法图,佛居中结跏趺坐于金刚宝座之上,左为观音,右为大势至,十大弟子分列于后,上方华盖悬空,菩提树青翠繁茂,两身飞天持鲜花赶来礼佛,构图平稳均衡,着色浑厚朴实。

  此窟窟顶的中心,是仿古架木为井的斗四藻井,莲花的中心,花饰三兔纹样,椼条边饰忍冬纹,内外岔角分別画童子飞天。方井边饰为联环忍冬纹,四边垂幔铺于四披。垂幔画成鳞片形和垂角形多层重叠的形式。色彩以黑、褐、赭红为主色,显得沉着、厚重、古朴。在窟顶的四披绘有巨幅的经变画《法华经变》,这是根据《法华经》绘制的,西披和北披画《序品》,东披画《观音普门品》,南披画《譬喻品》。整个窟顶四披的经变画,以树石花卉、塔庙寺院、流泉莲池、行云飞花等景物,作为各种场面的分界,构图自由,考虑周到,人物聚散,疏密适当。这样宏大内容丰富的画面,为唐代大幅经变画的发展开了先河,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
 
莫高窟第427窟

      此窟是隋代大型的中心柱窟,前室木结构窟檐为宋代所建,其大梁上有墨书“维大宋乾德八年……”(即公元970年)的题记。乾德只有六年,这是因为敦煌地处边远,消息传递慢而造成的。前室隋代塑造的天王和力士,高大威武、气势勇猛、颇有压倒邪恶的气魄,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品。主室贴壁塑有三铺大立佛,佛教称其为三身佛(法身、报身、应身)或三世佛(过去、现在、未来)。这几尊塑像头大、体壮、腿短,具有隋代塑像的显著特征。隋代塑像在敷彩方面有了突破性的变化,两侧菩萨身上出现了以狮、凤和连珠纹构成的图案,不仅真实地记录了我国纺织业的高度水平,也反映了隋王朝与波斯等国在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友好往来。

--------------------------------------------------------------------------------------------------------------------------------------------
莫高窟第401窟

       此窟平面方形,覆斗形顶,四披画千佛,西壁开一双层龛,内塑一佛六菩萨(清重修)南、北壁各开一龛。龛顶绘有众多的飞天,动态活泼、欢快,是隋代龛顶装饰中最常见的形式。龛顶的莲花飞天藻井以石绿为底,中央绘一八瓣大莲花,周围飞天、翼马、凤鸟环绕飞驰。井心外周边饰为禽鸟连珠纹,是这一时期流行的装饰图案。此窟下部,绕窟一周绘有各种姿势的供养菩萨,北壁东端的一身最有代表性。这身菩萨头戴宝冠、天衣随身,长裙曳地,右手托玻璃宝珠盘,左手轻轻提起薄纱飘带,双目微和,嘴角含笑,体态轻盈而温情脉脉。画家用熟练的线条描绘了柔软的腰肢,纤细的手指,甚至连托起轻纱的姿势也极美。对质地不同、透明度各异的玻璃、薄纱,亦描绘的恰如其分,说明作者对生活体察之细微与绘画造诣之精湛。

-----------------------------------------------------------------------------------------------------------------------------------------
莫高窟第303窟

      此窟主室平面长方形,前部人字披顶,后部平棊顶,后部中央有中心塔柱,洞窟形制与第302窟相仿。塔柱作须弥山形,上部作圆形七级倒塔,下部作方形两层台座。台座上层四面开龛,龛外两侧菩萨塑像较第302窟保存稍好。龛下座沿画水纹,表现水池。下层座身上段画供养比丘、比丘尼和男、女供养人,下段画狮。帷幔以下画千佛,其中南壁前部有立佛一铺,北壁前部有释迦、多宝佛一铺。千佛以下画供养人、马车及山石林泉等。前部窟顶人字披画法华经变,后部窟顶中央与中心柱圆形倒塔连接处,绘成圆形垂幔。垂幔外抹角各饰一坐佛二供养飞天。外周套以方形平棊,平棊画千佛。

      多宝塔画成直形,释迦、多宝二佛并坐在宝塔内双狮座上,龛内外各有二菩萨侍立,座下画力士承托并供献.火焰纹龛楣上有急速飞降的飞天二身,手捧花篮散花供养.图下为环绕壁面的供养人行列。这一《法华经·见宝塔品》变相,与窟顶《普门品》遥相呼应。中心塔柱台座下层的这组供养人中,前有比丘导引,中间一人形体高大,戴帕首,披翻领大衣,穿着华贵,后随多名僮仆,且绘于中心柱正面的显著地位,故推测是该窟供养人中身份地位最高者,可能即是建窟的主人。

      窟顶前部人字披满绘法华经变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仍作每披上下两段横幅长卷的形式。画面基本上按经文顺序,将该品内容表现得详尽而完整。自东披上段南端(右端)开始,首先画无尽意菩萨偏袒右肩,合掌向佛,听佛宣讲“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观世音”。接着以上段的绝大部分幅面画观世音菩萨以神力解脱众生诸般苦难;众生受诸苦难但能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得解脱:设入大火火不能烧,若为大水所漂即得浅处,入海求宝遇风浪、罗刹鬼不受伤害,临当被害凶器刀杖立即断坏,遇诸恶鬼恼人则可解除,商队过险路能得无畏,若多淫欲、多瞋、多愚痴皆得解脱,欲求生男、生女便可如愿。东披下段至西披一一表现观世音菩萨游诸国土,以三十三现身度化众生。至西披下段止,计有观世音菩萨现佛身、辟支佛身、声闻身、梵王身、帝释身、自在天身、大自在天身、天大将军身、毗沙门身、小王身、长者身、居士身、宰官身、婆罗门身、比丘身、比丘尼身、优婆塞身、优婆夷身、长者妇女身、居士妇女身、宰官妇女身、婆罗门妇女身、童男身、童女身、天身、龙身、夜叉身、乾闼婆身、阿修罗身、摩睺罗伽身、执金刚神身。西披下段南端紧接三十三现身之后,画佛说观世音因缘毕,无尽意菩萨等施珍宝、璎珞供养观世音,观世音受取璎路分作二份,分奉释迦、多宝二佛,二佛并坐于多宝塔内。
 


在一个家庭里当孩子小的时候,大人就要给孩子一个承诺。晚上讲个故事,周末去趟动物园,这就叫承诺。一旦有了承诺孩子就认真了。如果到时候你没有兑现,你晚上没有回来或者是星期天你要加班,这就不好办了,一次可能是一般性的失望,如果连续几次,就绝望了。这是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华盛顿举办的第23届中美商贸联委会开幕式致辞里的一段话。 给孩子一个承诺。这句简单的话说起来好说,可是真的做起来就难了。给一个承诺很容易

分享一例化疗止吐的中药方 今天搜到一篇关于预防急性白血病化疗中胃肠道反应的论文,文中介绍的中西结合,将西医的止吐针和中医的中药香砂六君子汤预防急性白血病化疗中的胃肠道反应,效果良好。甚感欣喜,如获至宝,这次水秀化疗正好试验一下,希望能够起作用,减轻化疗的副作用。 香砂六君子汤:党参15g、白术15g、茯苓15g、木香9 g、砂仁lOg、姜半夏15g、陈皮10g、炙甘草10g,于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