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位置:首页 > > hy >

云也退:犹太人为什么爱打麻将

文章发布时间:2015/5/26 12:52:24



禁领导喷云吐雾,治类腐败烟税瘾《后三国演义》女人越喝越年轻的食疗方绾綍鐗囷細銆婁簡瑙e畤瀹欏浣曡繍琛屻€?了解一点雪茄知识(连载11)“雪茄大王”——亚历杭德罗·罗瓦伊纳

璁┾€滀腑闂村眰鈥濆璧氱偣锛岃杩堜笁閬撳潕閽辨睙鏅氭姤半数青少年认可婚前性行为男青年女性化明显盘点中国的“十大将军省”与“十大将军县”鎬庢牱瀵逛粯鐜╁け韪殑娆犲€轰汉?佛前苦等500年(单歌绝世容颜)简单美味的橙汁藕片俏皮话(742)我走了,你保重!世界名校网络开放课程世界首富致富的公式三十天改变自己,重新本色地生活电子科技大学校园风景孟子经典名言名句(带翻译)触目惊心!关于中国肿瘤现状的几个数字涓€鏃ョ闆嗛敠锛?92锛?中考物理压强和浮力解题方略纯洁的美大学生A级证书含金量高么?忍得一时风亦静,容得万事心自清教你做水浒中的炊饼美得令人窒息的桌面壁纸【精品收藏】痤疮外治法广东揭阳确认27岁副县长属违规任职已撤销广东揭阳27岁副县长违规任职教学参考8p

NSK 7016A5TYNDBMP5 

精美素材+青涩的回忆美国最佳教师”雷夫十大经典语录情商修炼与职业发展教学参考8p

某长辈在手机里装了微信,这几天过节,她给家里的亲戚们发去祝福语,我在旁边听着,感觉一屋子人都在打麻将:“你好,春节好,你在打麻将吗?”“你半天不吱声,是在打麻将吧?”“别打麻将了,回个话吧。”一问,她家的姑舅公婆,一众亲属,都好这一口。

我写过一个专栏《中国人和犹太人是兄弟吗?》,基本否定了两个民族有什么必然的共同点,不过凡事并无绝对,某些看似纯属偶然的联系,又会把人引回到这种类比上来。《华尔街日报》2010年有一篇报道,读过之后,我才知道美国原来有一个麻将爱好者联合会,现任会长是1976年出生的露特·昂格尔,到那时会员已经达到了四十万人之多,其中,犹太人所占的比例不明,但是这个社团的建立,却完全是犹太人一手操办的。

犹太人为何会对麻将感兴趣?这个事情还得从头说。

(图注:1924年,四名身穿泳衣、神态悠闲的美国女性在泳池里的浮桌上打麻将。)

麻将在1920年代传入一战后风光无限的美国,盖茨比在做梦,被称为“flapper”的年轻女子大行其道,带有异域风情的事物很容易受到她们的热捧。麻将就是其中之一。

1923年,美国爆发了第一次麻将热,一大批爱好者和传播者问世,他们到处普及麻将知识,告诉人们可以联系拉米戏(rummy)来掌握麻将的玩法。什么叫拉米戏呢?我以前玩过,很简单,双方各拿九张牌,轮流出一张牌,对方可以收入,也可以放弃,在牌堆里补入一张新牌,目的是把手里的牌完全凑成同点数的三四张套牌或者同花顺——原理的确很相似。

扑克只有54张,麻将却有152块,故而价格也十分昂贵。到了1937年,麻将热其实已经过去了,就在此时,一个秋日,四百多个麻迷从纽约的各个角落赶到一个名叫“埃塞克斯之屋”的大楼里,参加第一届全美麻迷代表大会。大会的主要目标,是统一麻将游戏规则,解决当前因“法出多门”、规则不一而造成的麻迷之间沟通有障碍,跨社团的比赛无法顺利开展的现状。“美国的民主”真是名不虚传,这四百余人闹闹哄哄地选出了七名代表,委托她们负责具体的讨论和章程制定。

七个人清一色的全是德裔犹太人,也即通常认为的,在20世纪初的移民潮里受过最好的教育、精英程度最高的一批犹太人。

第一代美国犹太移民,是因在欧洲受了迫害,或是穷困潦倒,远渡重洋投奔新大陆而来的。如伯纳德·马拉默德的小说里常常写到的,他们操着只有同胞能懂的意地绪语,袖内藏着托拉经书,祈祷着耶和华能能给他们一个稳定的未来;他们凭一技之长给人修鞋、修车、当裁缝,没有特长的就只能做流动推销员之类的跑腿工作;女性则和其他地方一样,大多昼夜劬劳,清苦持家。

他们在下东区建起了自己的屋舍、市场和教堂,形成了犹太社区,也是巧劲,紧挨着的便是中国城。中国人,如同《色戒》里的那类太太,每天把麻将桌搬到马路上,玩得废寝忘食,引来了好奇的犹太人在一边围观,男人告知女人,那些中国佬喜欢如此这般,名声传开去,生活范围很有限的犹太女人就设法研习起来,以为劳暇的娱乐。

《纽约客》的一篇现场记录,给这第一届大会留下了甚为宝贵的实录。七人中为首的名叫威廉·塞西尔太太,她一本正经地说,麻将不会消亡,纽约人玩麻将赌钱可以到深夜。“我每礼拜只玩三四次,不像那些老姐妹们那么频繁。”她还说,纽约已经有十万麻迷了,一大批骨灰级的,还有许多新近入行的,麻将经销商也在摩拳擦掌。尽管如此,写这篇报道的人说:“情况很可能无法回到1923年的时候了,那时桥牌高手们不得不一夜之间转型为麻将玩家,那年从中国进口的麻将,总销售额达到了150万美元。”

这个预言落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第一代犹太移民大多立稳了脚跟,不必再疲于奔命地讨生活,玩麻将的人数更多,时间也更自由。他们对麻将有感情,因为,麻将是他们在最艰难的时期找到的娱乐方式,故而有情感所系。如我们所知,犹太人本就善于记忆,父执辈用自己的经历来教育后代,三尺蒙童要习读三千年前的经书;在相对封闭的犹太移民共同体里,一种情感很容易被扩散、复制、代代传承,每个成员的头脑身心都浸润在这一情感之中,上一辈人的喜好,同他们的厌恶、忌讳和创痛感一样,到下一辈人手里仍会有很大程度的保留。

同中国人一样,美国犹太人,特别是女人,也把麻将视为一种不可缺少的社交;打麻将需要斗智与配合,同时又依靠机运的青睐,此外,从审美经验的角度上说,砌墙的形式,麻将牌互相磕碰以及倒在牌桌上的嗒嗒声,比起抓一手纸牌一张张地掼,谅必更加端庄文雅。

然而,犹太人还别有一功,他们能把麻将融入到共同体互助的传统之中。麻迷联盟的创始人,当时就决定举行一些比赛,把赢得的钱捐给一些由女性犹太移民组成的社团,到现在,麻迷联盟的官网上还有“charities”一项,里面开列了本联盟支持的慈善项目。由于深知共同体生存攸关于每个个体的生存,犹太人打麻将时,会规定赢家要捐出一部分钱给共同体,这样,人们继续在竞技取财中追求快感,赢家则按约定支益于公共,两头兼顾,如此玩法,是不是比表面公平,暗中故意输给一方的公关麻将要高明得多?

1949年后的中国全面禁绝麻将,说“玩物丧志”还是轻的,打麻将会威胁到社会主义生产,罪莫大焉。讽刺的是,得益战争结束后的旺盛民气,以及处于“婴儿潮”中的人们对未来的勃勃向往,麻将在美国呼风唤雨。“婴儿潮”那一代,从小看到妈妈打麻将,等到他们的后代长大,奶奶和外婆继续传授给他们麻将的玩法和技艺。于是,麻将在美国人这里成了一门有家庭传承的爱好。

在中国,我们绝不会感到打麻将是一种有怀旧色彩的行为,但在美国,尤其在犹太人的圈子里,对旧时光的绵绵追慕,为麻将营造着群众基础。有一个有趣的对比:我们早已淘汰了父辈的活动,就连五年十年前流行的东西,现在都未必看得上了。即将掌握话语权的人(“90后”、“95后”、“00后”……我能一口气数到公元243世纪),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加快旧时尚的折旧,清扫过时的东西,为自己开疆拓土。而美国的犹太人,他们却很在乎重温、甚至活在昔日的记忆之中。《华尔街日报》上的那篇文章谈到,麻将在美国的兴盛,同年轻一代的犹太人的家庭记忆有关,他们喜欢那152个方块,因为它们牵扯着童年,同有妈妈和祖母陪伴的岁月拴在一起。

起自流离的人,往往更懂得珍惜生命里所经之人、之物、之事的意义——把这段关于麻将的故事拔高一下,也就是如此吧。(end)

……………………………………………………………………

编者注:关于麻将在欧美的传播,读者可以从以下几张图中窥见一斑

(图注:1920年前后,美国商人Joesph Babcock将麻将从上海介绍到了美国。他写了一本小册子,统一了英文术语的规范,取麻将的英文名为“Mah-Jong”,并拥有版权。图为Babcock夫妇玩麻将场面。)

(图注:1925年,俄罗斯的亚历山德罗王子和保罗公主在伦敦的别墅中打麻将。)

(图注:美国旧货古董店里的老版麻将书。图片出自新华网)



中国和日本之间不存在军事冲突——其实就连发生摩擦的可能性都不存在。但是,激烈的言辞交锋持续不断,现在已经发展成影响全球的问题。据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1月30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之后,中国已经明确表示中国领导人不会与安倍接触。安倍毫无道歉之意,有观察家认为中日两国不太可能在安倍下台前消除不和。这样的话就得等上好几年了。但报道称,人们或许还是有理由充满期待的。历史显示,两国爆发最尖锐

浜哄姏璧勬簮绠$悊鑰咃紝搴旇瀛︿細杩愮敤浜哄姏璧勬簮绠$悊宸ュ叿鏉ュ鐞嗕汉鍔涜祫婧愮鐞嗗疄鍔★紝浣嗕綔涓?SPAN lang=EN-US>HR锛屾垜浠湪瀹炲姟澶勭悊缁嗚妭鍙婅鐐圭殑鍚屾椂锛屾洿瑕佺啛鎮変竴浜涗汉鍔涜祫婧愬熀纭€鐞嗚锛屼负姝わ紝鍒椾妇涓€浜涗汉鍔涜祫婧愬父鐢ㄥ熀纭€鐞嗚锛屾効浣犳垚涓轰紒涓氶€夈€佽偛銆佺敤銆佺暀銆佽鍚勪釜鏂归潰鐨勪笓瀹躲€?SPAN lang=EN-



不存在相应的目录